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27

望月楼酒席之后,一直都有些忐忑不安,却被贾氏喊了过去,被塞入了一个大封红,钟念秋道,“这些日子劳烦大人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那官吏收了红包,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对钟念秋就十分的热忱,很诚心的亲自骑马送了她一段路,齐如珍看在眼里,指给江嬷嬷看,她这才不说话了。
  一旁的紫竹问道,“郡主,嬷嬷,奴婢还是有些看不懂。”
  江嬷嬷点了点紫竹的头,道,“你这榆木疙瘩,跟着郡主那么多年,一点长进都没有,那官吏知道钟小姐的姑姑是顾夫人,却依然弄了假的酒席糊弄,可见他必然是有难言之隐,或许是家中有大事缺了银子了,钟姑娘这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给他一个活路,你说他能不感激吗?以后少不得要夸赞钟姑娘,她的好名声要就传出去了。”
  “原来是这样。”
  江嬷嬷说完也是服气了,道,“这钟姑娘倒是有些意思,做事看起来杂乱无章,却都撞到了点子上。”
  到了京城郊外两个人就要分开了,钟念秋很是不舍齐如珍道,“郡主,您要不去我家中吧,我在京城也有一栋五进的宅子,房间多得很。”
  江嬷嬷这一路可算是见识过钟念秋的财大气粗了,知道有个这么大的宅子也不惊讶了。
  齐如珍道,“你的好意我领了,只是还是住在自家舒服。”
  钟念秋也知道是这般,但还是依依不舍,带她来京城的是她堂哥,在前面等了许久也不见钟念秋道,“小妹,在不进去就要关城门了。”
  齐如珍道,“快去吧,你有空可以来玩。”
  “我姑姑可不会让我出门了,她说要好好拘着我学一学规矩,才好给我找个夫婿!”钟念秋哀怨的说道。
  钟念秋忍不住笑,道,“你姑姑也是为你好,再说,过阵子太后寿宴的时候不就见到了。”齐如珍是来参加太后寿宴的,钟念秋则是来投靠她姑姑。
  既然是顾夫人的侄女,自然会带着出席太后的寿宴,两个人自然会见面。
  两个人分开之后,齐如珍坐着马车来到了郊外的秀佛山,车夫严梯道,“郡主,前面就是咱们的宅子。”
  江嬷嬷扶着齐如珍下了马车,只是看到眼前的场景却是愣住了,在她们想象当中的别院自然是白墙绿瓦,林木花开美不胜收的大宅子,可是这宅子是个小小的一进的院子不说,墙皮脱落,门口半开,有个穿着补丁干瘦的男子正躺在门口呼呼大睡。
  齐如珍叹气,想着家中的境况,道,“我早就应该猜到,也不会什么大宅子。”
  因为没想到宅子这样的,自然是没有准备,江嬷嬷带着几个下人,收拾了好几个时辰才觉得这地方能住人了,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晚上吃什么?
  那朱二刚换了一身衣裳,但是看着依然干瘦,他委屈的道,“已经一整年没送供养了,银子也早就花光了,小的也是没办法了,宅子里如何还能准备粮食?您要在不来,小的就要去隔壁要饭了。”
  “隔壁还住着人?”
  “可不,而且那饭菜做的…… 每次到了饭点,那个味道,哎呦,来了,郡主您自己闻闻。”朱二咽了下口水,忍不住说道。


第21章
  闻着隔壁传来的香味,齐如珍不争气的咽了下口水,她向来嘴刁,对吃食很是挑剔,这要得益于她的父亲魏国公,要说魏国公府也不至于落败成如今这个模样,毕竟饿死的骆驼比马大,但坏就坏在魏国公是个天生的吃货。
  他不好色不好赌,唯一的爱好就是享用美食,曾经花了一万两银子只为了吃一口极其珍贵的蘑菇,就可见痴迷的程度,玩物丧志也不过如此。
  “也不知道隔壁住的是谁,这厨艺倒是不错。”齐如珍道。
  朱二道,“嘿,郡主,说出来吓您一跳,这隔壁住的是王尚书的下堂妻林氏。”
  当初王正泽和林瑶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的,自然是也传了出去,齐如珍在家中也是听过一耳朵,不过她听到的版本是夫妻两个人情深意重,互相扶持,终于丈夫登高,擢升至尚书,那之后妻子就功成身退,自请下堂,让出正妻的名分来,为的是让丈夫在娶个美貌能生育的女子。
  “原来是她。”
  齐如珍在家中睡了一觉,说起来这地方虽然有些破旧,但是比起在路上自然是安稳的多,但是她却没有睡沉,因为明日就要去觐见太后了。
  起了个大早,梳妆完毕,齐如珍就乘着马车去了宫里,递了牌子进去,等了半个时辰这才被人领着去了寿阳宫。
  路上种着许多的鸡爪槭,嫣红一片,就好像昭示着她以后的道路一般,非常的美丽,她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来。
  这并不是齐如珍第一次入宫,她九岁的时候就跟着母亲来给太后祝寿,还见到了皇帝。
  齐如珍早就知道被召唤来的不会是自己一个人,毕竟太后要选后,肯定要多看看几个人,但是看到屋内坐着的几个熟悉的面容,也是倍感压力。
  等着出宫的时候,齐如珍看到了同样是出宫的杨家三小姐,和齐如珍略显冷清而显得高高在上的性子不同,杨小姐圆脸,笑起来酒窝浅浅的,是很招人喜欢的模样,主要是她的身材…… 高挑丰腴,按照老话来讲是很适合生孩子的。
  宫里现在缺什么,就缺一个皇长子!
  杨小姐见到齐如珍,笑着打了招呼,又道,“郡主,国公爷如今怎么样,身体可是好点了?我听说他为了吃一顿新鲜的鱼脍,跟着人去海上,却是遇到了暴风雨,不得了,是被人抬着回来的。”
  这话看似关怀,但其实句句都是讽刺,一个堂堂国公爷正经的事情不做,跑出去跟船只是为了吃一口鱼脍,怎么看怎么是败家子。
  齐如珍脸色不变,从容的笑了笑,比起杨小姐,显得大气端庄,道,“多谢杨姑娘惦记家父,家父已经好多了,我出门前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又道,“听闻杨小姐家中又添了一个弟弟,可真是恭喜。”
  杨小姐脸色就不好看了,她父亲纳了个小二十岁的填房,已经给她添了俩弟弟了,大姐上周本想回娘家,却是被后娘找了借口劝了回去,大意是现在忙得很,根本就没空招待她。
  “你……”
  等着上了马车,齐如珍松了一口气,江嬷嬷道,“大小姐,宫里怎么样?可是见到陛下了?一直听闻陛下也是少见的美男子,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个模样。”
  齐如珍道,“陛下不在宫里…… ”随后想起寿阳宫那几个劲敌,摸了摸手上的玉镯,道,“得想办法知道陛下去了什么地方。” 要是能提前接近皇帝,齐如珍觉得按照自己的容貌和手段,很是有自信可以赢得皇帝的欢心。
  “那可是打听不到,要是都知道陛下去了哪里,可不就糟糕了。”
  “这倒是。”齐如珍闭上了眼睛,“我小歇会儿,到了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