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29

在这里?他和下堂女的林瑶又是什么关系?她脑中一堆的疑问…… 更重要的是她的直觉告诉她,有什么东西似乎朝着她不希望的方向发展了。
  林瑶还当齐如珍害怕,内疚的说道,“倒是忘记了郡主还在这里,吓着您了?”随后接过茂春递过来的茶水,道,“喝杯茶压压惊。”
  齐如珍觉得她需要冷静下来,然后再去思考如今的处境,想要马上离开这里,回家去好好静一静,结果接过林瑶递过来的茶水喝了一口,谁知道这茶水却是意外的好喝,她又喝了一口,再去看杯子,见里面放着一颗绿色的小果子。
  林瑶道,“这是我自制的凉茶,这小果子是叫黎檬(柠檬),很酸,但是却有一种特有的清香味,喝着很是爽口,我又加了槐花蜂蜜,就隐去了一些酸味。”
  “好喝。”齐如珍赞道。
  林瑶见齐如珍喜欢,也是高兴,问道,“要不要再来一杯?”
  齐如珍觉得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哪里还有心情在这里喝茶?应该回去好好想想下一步该怎么走,毕竟家里父亲不靠谱,要是父亲上进,魏国公府也不会变成这样,弟弟又年幼,家中只能靠着她了,想要重振魏国公府的名声,就看她能不能入住中宫了。
  齐如珍想好要拒绝林瑶的好意,结果看到那因为加了黎檬,而带着特有清香的茶水,想起刚才入口清甜的口感,鬼使神差的说道,“那就有劳夫人了。”
  然后…… 齐如珍不争气的又连续喝了两杯。
  等着齐如珍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她不仅在林瑶家中喝了一壶她自制的茶水,还蹭了一顿饭,这泡菜虽然没有完全入味,但是这时期也有它特有的清爽口感,配上刚闷好的粳米饭,十分的下饭,当然除了这些还有其他几样菜也非常好吃。
  向来讲究吃饭要吃七分饱的她,这一天晚上是打着饱嗝入睡的。
  ***
  林瑶是过了三四日就感觉到不对劲儿的,赵恒太安静了,安静的好像在生气…… 但是这可能吗?
  放晴了几天,又开始下起了雨。
  要是以前的林瑶很讨厌这种天气,毕竟下雨的时候不方便出门,府中还有一堆的事情要她来处置,就没有清闲的时候,但是现在她再也不用管这些了,下雨天,只管坐在窗口,聆听着滴滴答答的雨声,闻着雨后湿润的空气,闲情逸致的练字。
  李苋是这个时候上门的,这一次送了两头猪来,“您上次不是说林州养的猪比较好吃,小的特意叫人去林州买了两头。”
  “我去瞧瞧。”
  林瑶看到两头猪肥肥壮壮的,粉白干净,显然养户也是很是用心,一旁茂春道,“夫人,奴婢好想吃红烧肉呀。”
  曹氏哼道,“夫人,您可不能在惯着这丫头了,就这些日子,光吃不动,都养胖了,瞧瞧这脸上,一抓一把肉。”
  茂春是胖了,不过她本来就瘦,这会儿有了点肉,反而显得饱满圆润。
  李苋惯会拍马屁,道,“茂春姑娘不胖呀,您说脸上长了点肉?这不叫胖,这叫福气!”
  茂春高兴道,“还是李总管有见识。”
  “哎,你可真是有杆子就爬呀!”曹氏假装生气道。
  一时大家说说笑笑好不热闹,厨房里有人专门杀猪,林瑶对着那人道,“先杀一只,另一只养着,过阵子在杀。”
  “好嘞。”
  杀猪的汉子也十分的高兴,林瑶向来大方,他们这些下人们也都能跟着沾光,多的不说,每人一块肉是没问题的。
  林瑶请了李苋去喝茶,随后问起赵恒来,“也不知道昨天做的豆豉蒸鱼,前天做的八宝酱鸭…… 合不合胃口,往日都会让李总管传话的,这几日倒是没有一句话来。”
  李苋等着就是林瑶这句话,道,“夫人做的饭菜那自然是没的说,我们老爷可都吃光了,但就是…… 自从前几日开始,一直都不太舒服的样子,小的说去喊个郎中回来看,又说没什么大事儿,说起来老爷觉也睡得好,饭也吃的香,可是这情绪一直都不高,小的真是干着急也没用!”
  林瑶左思右想,想来应该是那天是做泡菜的时候累着了,她却只顾着招待襄阳郡主,倒是没有在意,又想起赵恒细嫩的皮肤来,虽说那辣椒酱不辣,那也是相对的,还是有辣味的,泡久了也会有痛感,别是弄得皮肤不舒服。
  林瑶越想越是愧疚,觉得对赵恒也太理所当然了,毕竟是宁国公府的公子,从小娇生惯养的,什么时候蹲着给人做个泡菜?想来是真的把她当做朋友。
  说起来她不过一个下堂女,她自己虽没觉得什么,但是在那些有身份的人眼里,自己什么都不是…… 赵恒却从来不会在乎这些,未曾谋面就送来了字帖,只是因为觉得她的字还能写的更好。
  又想起云付说他受的委屈来,不过是性子太过良善,想要帮下其他人,最后却被污蔑成风流成性的_hua_hua_gong_zi。
  “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就登门瞧瞧你们老爷去。”
  “哎呦,这是不是不太合适?”李苋说完怕是让林瑶误会,马上就补充道,“我们老爷一个大男人倒是没什么在乎的,但是林夫人毕竟是个女子,怕是让您难做。”
  林瑶坦然道,“不过去看个朋友,怎么就难做了?”
  李苋高兴的应了一声,但是走之前还是带着几分犹豫,道,“夫人,小的从小就伺候人,学的最多就是守好自己的本分,不该说的话不要说,但是今日小的还是忍不住了,那王尚书当真是配不上您。”
  李苋这倒不是客气话,当初皇帝看到林瑶写的自请下堂书就说林瑶果敢刚毅,当断则断,是个少见的人才,可惜是个女子,他当时也没什么感触,但是这些日子以来,渐渐相处才发现,林瑶行事做派落落大方,善谋有远见,人又坦诚善良,当真是少见。
  那王正泽固然是个有本事的,但是能年纪轻轻走到今日的位置,也是因为林瑶这个贤内助的缘故。
  多少能人因为后宅事情料理不清弄得晚节不保?不要小瞧后宅的事情,那才是一个家的根本。
  李苋甚至隐隐觉得,如果当林瑶去主持内宫,她也会打理的十分妥帖,让皇帝没有后顾之忧。
  等着李苋走后,林瑶去了厨房,猪已经都收拾出来了,林瑶让人去拿了前几日腌的泡菜,她腌了一缸子,大半都存放到了地窖里,那边温度低可以存放很久,剩下的一些则是放在厨房里,过了这几日发酵的差不多,吃起来酸酸的,正好可以做泡菜汤。
  拿了一块五花肉出来,切成了薄片,砂锅里放了点猪油,放入蒜末葱丝炒出香味来,再倒入切好的泡菜,翻炒两下,倒入山泉水,切好的五花肉,小火熬着。
  另一边拿了块豆腐,切块,又切了土豆片,菘菜段,留着备用。
  小火煮了两刻钟,香味就弥漫开来,茂春就忍不住吞了下口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