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32

击垮你的所有的防备和掩饰。
  而这寂静的山洞里,只剩下两个人,所有的感官都无限放大,林瑶只觉得心中有个猛兽,她一直努力的克制着,压着它,但是这一刻,她再也拦不住它了。
  “三爷觉得脏吗?”
  赵恒一愣,随后才明白林瑶说什么,很快就摇了摇头,结果看到林瑶突然间凑了过来,两个人之间一直隔着三尺的距离,这一下靠近就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林瑶定定的看着赵恒,柔声问道,“三爷,你为什么对妾身这么好?”
  赵恒觉得林瑶离的他特别近,说话的时候热气都吹拂到了他的脸上,痒痒的,又带着莫名叫人心悸的灼热。
  “我没做什么。”
  林瑶却道,“为我推开石头,万一没有来得及,被砸到怎么办?我好想亲亲三爷……”
  “总不能看着你一个女子…… 你刚说什么?”
  林瑶看着赵恒的面容,虽然只是一个轮廓,看不真切,但是她知道这个人生的有多好看,林瑶再次重复道,“我亲亲你好不好?”
  “……”
  自从和离之后,林瑶就像是放下了所有的包袱,后面的日子她只想为她自己活。
  她凑过去,鼓起勇气,浅浅的触碰了他的嘴唇,随后马上就撤了回去,她的脸红的像个熟透的柿子一般。
  场面有那么一刹那的凝固。
  林瑶凑过来轻触唇瓣的那一瞬间,赵恒有甚至都忘记了呼吸,她的嘴唇那么软,软的他的心也跟着化掉了。
  赵恒鬼使神差的说道,“再亲亲……”
  “啊……”
  两个人像是孩子一样,靠近彼此,轻轻的触碰着,而且乐此不疲。
  有些东西一旦撕掉了表象就再也回不去了,过了一会儿,不知道谁先伸出的舌头又或者其实不重要了,浅浅的轻啄变成了深吻。
  ***
  李苋看到瀑布被山上滚下来的泥石流掩埋,吓的脸色惨白,他和曹氏离洞口近,及时跑了出来,但是赵恒和林瑶却没有那么幸运了。
  曹氏也是惊魂未定,但是看到眼前场景,忍不住哭出来,道,“我们夫人……”说着就要往回走,显然想要去救林瑶,却是被李苋一把拽住。
  “你现在去不是送死?他们虽然没逃出来,但是往里走,躲在洞穴里,也能避开。”李苋红着眼睛,显然很着急,但是说的话却很理智,“与其去送死,不如想想怎么把人救出来。”
  曹氏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觉得自己年纪比李苋大,但是遇到事儿还不如他持重,“多谢李总管提醒,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你叫人准备点水和吃的,还有保暖的衣裳,就在这里候着,一步都不要走开,我去喊人来。”不过片刻,李苋就想好了对策。
  别院里的人少,就是下人最多也不过二十多个人,李苋这意思显然是要去外面喊人了。
  “好,李总管你只管放心,我一定会寸步不离的守着。”
  这边动静太大了,不过片刻,茂春就带着人跑了过来,虽然一直随伺皇帝左右,但是因为马上就出宫了,几乎是不管事情的女宫女尚真也来了。
  虽然场面危机,但是大家却像是有了默契一般,各自有条不紊的安排着事情,茂春道,“我们这边人不多,但是也能凑二十个人,都能过来帮忙。”
  李苋这边人就多了一些,光是侍卫就是三十多个人,加上车夫等其他随从,就有五六十人了,大家有铲子就拿着铲子,没有的就用锄头,如果连这些都没有,就拿了木板来挖,很是齐心协力。
  尚真和李苋商量,道,“这件事不能瞒着宫里的那位,也瞒不住,东大营就在这附近,我先去喊了王将军帮忙,你在派个人去宫里吧。”
  尚真点头道,“你只管去,这里有我。”
  毕竟人多,大家齐心协力的很快就挖掉了许多,但是很快就被一块大石头给难住了,这巨石显然是洞穴倒塌下来的岩石块。
  十几个男人一起用力也没有挪动一分。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天渐渐的黑了下来,大家却是对那石头毫无办法,茂春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抽泣,对着曹氏道,“夫人好容易能过上几天畅快的日子,怎么会这样?”
  曹氏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却还是道,“不要哭,李总管去喊人了,总会有办法的。”
  “说是去军营了,但是能喊得动吗?那军士没兵马司的调令,如何敢轻易离开军营?搞不好就要是判个谋逆之罪了。”茂春道。
  “你倒是懂得不少。”尚真看似镇定,但是到现在一口水也没有喝,可见也是很焦急的,听见茂春这般说忍不住高看了她一眼。
  茂春道,“以前夫人在杭州的时候,跟水兵司的一位夫人很是要好,她们聊天的时候我听了一耳朵。”
  尚真道,“你放心,我们老爷身份尊贵,今天就是把这山给挖空也要把人救出来。”
  这话说的十分的霸气,震的茂春一愣愣的,就好像是验证尚真的话一般,突然间传来嘈杂的声音,茂春再去看,只见远处来了黑压压的一群人,他们每个人都举着火把,而那火把多的像是要把四周照亮,犹如白昼一般。
  “真是的兵士?还有骑兵营的!”
  后面跟着一群骑马的兵士,看起来要比前面的步兵还要威风凛凛。


第25章
  深秋的夜, 风吹的格外冷冽,茂春和曹氏却不觉得冷,反而觉得热血沸腾, 因为两个人看到希望的曙光。
  有了这东大营的兵士,何愁救不出来?
  只是很快两个人和一同过来帮忙的仆妇们都被尚真客气的送出了别院, 尚真带些歉意的说道,“人多杂乱,怕是误了事, 你们不要担心, 回到家中等着就是。”
  两个人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比起训练有素的兵士, 他们这些老的老, 小的小, 大部分又都是女子的仆妇确实是帮不上忙。
  “我们夫人就托付给您了。”
  等着把人送走, 尚真就回到了原地, 李苋正在和赵将军商量如何营救, 赵将军是个留着胡子的中年男子, 身材不高,在高大健硕的兵士中并不起眼,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才是个狠角色,是为数不多, 没有背景却从小小的兵卒爬上来的人。
  赵坤道, “李公公, 我一来就去探查过了, 岩石坚硬, 倒也不用担心崩塌, 只要把这石头挖出来就行了。”
  “可是怎么挖出来?”
  “用马拉!”赵坤斩钉截铁的说道,显然早就做好了打算。
  李苋瞧了眼后面的马,那些课都是花了大价钱从漠北买来的千里马,不过为了救皇又有什么舍不得的?显然很是赞同赵坤的做法,点头道,“那就有劳将军了,只是将军可是快一些,已经被困多时了。”
  “公公放心,一定会让陛下毫发无损。”赵坤一开始也很紧张,但是他到了这里,勘察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