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33

场之后就放心了下来,当真是上苍庇佑,这崩塌的地方刚好有山洞,山洞的岩石牢固,形成了一个天然屏障,护住了皇帝,这要寻常的山脚下,他都不敢叫人随意挖,怕是一个不小心引起二次崩塌。
  现在的问题就是尽快,毕竟里面有没有吃喝,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伤,需要救治?
  茂春回到了家中,不到一刻钟又站起来走到院子里,曹氏则一直站在门口没有回去过,虽然看不到隔壁别院里的情况,但是朝着那边望着心里就能舒服一点。
  “怎么还没消息呢,那么大的石头又要如何拉出来?夫人真的会没事吧?”
  张山家的拿了茶水过来,道,“曹大娘,茂春姑娘,来喝口茶水吧,你们这下午就没有歇息过,夫人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
  外面突然传来声音,林瑶虽然听不清但像是整齐的号子声,那声势很大,一下子就吓到了林瑶,她一个激灵马上就离赵恒远远的。
  两个人都红着脸,急促的呼吸着,好一会儿,赵恒才平息了下来,解释道,“这声音多半是兵士的声音,在坚持下,最多半个时辰就可以出去了。”
  林瑶点了头,乖巧的应了一声,“嗯。”
  那之后两个人就没有人在说话了…… 四周就显得格外的安静,还能听到滴答滴答的水滴声,想来是瀑布的水,渗入了洞穴里。
  赵恒道,“应该是拿了你自制的茶水进来。”
  林瑶有些不解的看着赵恒,却听他继续说道,“那味道很特别,喝完满口的清香味道,不像这红茶,亲起来嘴里有些苦涩。”
  林瑶脸一下子就红了,但还是说道,“其实红茶的滋味也很好。”
  赵恒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又带着几分忍俊不禁,道,“过来。”但是说完又像是等不到林瑶一般,自己率先凑了过去,两个人的脸刚好贴在一处,又摸索着找到了唇……
  好一会儿,赵恒暗哑的说道,“好像真的不苦涩了。”
  林瑶听了忍不住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十分明媚。
  突然间,轰隆一声巨响,有火光照射了进来。
  那光线太强,林瑶一时忍不要闭上眼睛,赵恒脱下外衣直接盖住了她的面容,随后沉声道,“李苋可在外面?”
  “老爷,小的来迟了!”李苋带着哭腔,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
  赵恒冷了声道,“叫他们都退下吧。”
  李苋好像是早就知道赵恒的顾虑一般,道,“老爷,外面只剩下我们的人了,不会有人乱嚼舌根的,您没事吧?可是把小的给急坏了!”
  要不是这会儿不合适,林瑶觉得李苋好像就差抱着赵恒哭了,虽然那举动有些夸张,但是经历过这样的生死劫之后,再去看又觉得感动。
  “没事。”
  李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赵恒,直到确定他真的没事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林瑶和赵恒出来的时候,外面果然没有什么人了,两个人站在一处,似乎有许多话要说,但是又不知道如何说起,被火把点亮的外界,亮如白昼一般,打碎了之前在洞中旖旎的气氛,提醒着彼此,各自的身份和处境。
  “老爷,家里可是乱套了,您还是赶紧回去瞧瞧吧,老夫人可是差点晕过去了。”李苋打破了林瑶和赵恒的凝视。
  其实李苋也知道现在说这个不合适,怪破坏气氛的,但是太后知道皇帝被埋了之后就直接晕了过去,虽说喊了御医,用了针就醒了过来,但是还躺在床上呢,见不到皇帝是不会放心的。
  赵恒点头,对着林瑶郑重的说道,“等我回来。”
  林瑶回去的时候,曹氏则是直接哭了,她做事向来稳妥老练,很少有这般失态的时候,这次也是受了惊吓,抱着林瑶的胳膊道,“突然间就地动山摇的,奴婢的腿直接就软了,要不是李总管力气大,拖着奴婢出来,奴婢还不知道会不会埋在里面…… 虽然李总管说我那时候过去也来不及,但是等后面看到夫人在里面了,真是后悔,就算是拼死也要跟着夫人的,还好夫人安然无恙,不然奴婢真的是准备跟着您去了。”
  林瑶听这话就跟着落泪了,她知道曹氏这话都是真的,想起前世曹氏一直跟着她受苦,却不离不弃的模样来,安慰道,“我这不是没事?不要哭了。”
  茂春道,“嬷嬷,夫人困在里面许久了,这会儿应该是又累又饿了,你别光哭呀,先让夫人吃饭才是。”
  曹氏这才突然醒悟一般,道,“瞧我,差点就忘了。”
  林瑶洗了个澡,吃了几口热饭,正舒服的躺在床上,听到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是一个温柔的女声,“是我家老爷让我来的。”
  “夫人,是尚真姑娘。”
  林瑶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尚真,见她行止温文尔雅,有大家闺秀之姿,忍不住想着到底是宁国公府出身,一个大丫鬟就这般不俗。
  “见过夫人,是我们老爷,他不放心夫人,特意叫奴婢领着太医来给您诊脉。”
  林瑶诧异,主要是在太医两个字上,寻常人是请不起太医的…… 而赵恒请了太医给她诊脉,也可见用心了。
  太医姓蔡,看着五十多岁的模样,留着一把山羊胡子,笑眯眯的给林瑶诊脉,不紧不慢的神态,让人也跟着不自觉地放松了起来。
  蔡太医道,“不碍事,就是受了些惊吓,吃一些安神的药剂就行了。” 说着去了旁边给林瑶开了方子,又道,“这里有一味药,外面不好买…… 这样吧,我侄子刚好开药铺,一会儿我就让他给你送了七日的药量来。”
  林瑶觉得这样也很省事,道,“那就有劳蔡太医了。”
  等着走的时候,尚真对林瑶道,“我们老爷让您好好养着,过几日他就回来了。”随后看着林瑶,目光殷勤,似乎在等她的回应。
  林瑶张了张嘴,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她不能否认自己早就对这个容貌出众的三爷有了垂涎之心,或许是从他送了自己喜欢的字帖开始,生出好感来,等着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又觉得生的实在是好看…… 不然也不会在岩洞里主动,那时候只觉得他们俩个人,虽然身份不太合适,但是一个是下堂女,了无牵挂,另一个则是受了名声之累,也未曾婚配,只想着任性一番,这才做出现在看来有些荒唐的事情来,但是离开那个地方,两个人恐怕在难再有交集了。
  尚真显得有些失望,但还是没说什么,她还是有分寸的,主子的事情轮不到她一个做侍女的来参合。
  蔡太医倒是说到做到,第二日果然叫侄子送了药来,蔡太医的侄子叫蔡参,显然是用药名取的名字。
  蔡参和他伯父不同,不爱笑,做事一板一眼的,还特意给茂春写了一张纸,上面写了怎么煎药,弄得茂春有些不高兴,对着林瑶抱怨道,“我伺候夫人多少年了?又煎了多少次药了,还需要他来教,这是瞧不起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