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34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煎药的时候,却还是按照蔡参的话,算着时辰来煎药。
  一晃眼就过去了半个月,天气渐渐的冷了起来,林瑶之前在天气好的时候还能穿下单衣,这会儿却是不行了,须得要加一件外衫。
  林瑶入冬之前腌了泡菜,糖蒜,胡瓜…… 光是酱菜就有七八种,还晒了萝卜干,豆干,把之前的猪肉做了腊肉,还灌了腊肠,做了许多准备。
  这一天林瑶定制的锅子到了,那铁匠有些赧然的说道,“本来说好一个月就完工的,结果却拖了这么久。”
  林瑶想着明年要开个火锅食府,而吃火锅需要像碗状,深一些的锅子,这还是跟那位王先生学的,所以就找人定制了一批。
  “不打紧,年前赶制出来就行。”
  等着验了货,林瑶就让茂春付了账,还多给了他一些,说道,“你这锅做的好,一看就是用了心的,以后等着我做大了,还要定制一批,那时候再去找你。”
  铁匠很高兴,他拖了一些时间就是因为这锅子难做,因为这锅子和寻常的锅子都不同,没想到林瑶不仅没有责怪他,还多给了他赏银,心中很是感激,觉得自己的用心没有白费,夸赞了林瑶一番,又叮嘱下次一定要找他,就高高兴兴的回去了。
  茂春看着新锅子,咽了咽口水道,“夫人,您说我们是不是要试一试这锅子好不好用?”
  曹氏正在一旁叫人把锅包好送入库房里去,听了这话,忍不住说道,“你这丫头就是在嘴馋,不就是你想吃火锅了,说的这么好冠冕堂皇!”
  茂春也不生气,嘿嘿笑说道,“嬷嬷,您不想吃吗?我记得你最喜欢吃那宽粉,说筋斗有嚼劲儿,还很滑嫩,配着芝麻酱吃,最好吃了。”
  曹氏不争气的咽了下口水……
  林瑶忍不住笑,道,“准备下,午饭就吃火锅吧。”
  洗锅,洗菜,切肉,也是一番功夫发,不过人多,大家又都十分熟练,很快就准备好了,蔡参来的时候,见一群人正围坐着热气腾腾的锅子吃饭,他也觉得新鲜,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一看不要紧,就觉得那香味扑进鼻子,实在是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
  “蔡郎中,您来送药了?用过午膳没,要是不嫌弃就一起吃?”,茂春客气的问道。
  蔡参道,“好。”
  茂春,“……”
  虽然是一个锅子刷肉吃,但是有个丫鬟专门给他们下菜,用的都是公筷,所以看似一起吃,但其实也都是个吃个的。
  蔡参倒是个讲究的,见这般吃,也就放心下来,只是对着两种调料却是有些摸不准,茂春道,“这是油碟,辣的很,蔡郎中你要是能辣吃用这个调料。”
  “我能吃。”
  切的薄薄的羊肉,放到锅底里烫一下就熟了,捞上来沾点油碟的调料,在送入口中,芝麻油的香味和麻辣味道,再加上嫩羊肉的肉鲜味,这些混合在一起,带出奇异的美妙口感来。
  蔡参吃的那叫一个爽快,道,“好吃。”


第26章
  蔡参虽然是个郎中, 吃饭却很随心所欲,不甚讲究,不像是林瑶那般讲究七分饱。
  吃完火锅, 茂春给他端了茶水,忍不住说道, “蔡郎中,您就不怕把肚子撑破了?”茂春和蔡参一直有些不对盘,茂春对他说话就少了客气, 直来直去的。
  蔡参却没有如往常那般据理力争, 突然沉默了下来,好一会儿才说道, “谁知道明天是什么样子?今日想吃就吃个够, 不要亏待自己。”
  茂春看到蔡参露出落寞的神色来, 一时有些后悔自己刚才嘴快, 踌躇了一会儿才愧疚的说道, “您上次不是说我们夫人腌的糖蒜很好, 要不回去的时候我给您带一些?”
  蔡参一扫刚才的沮丧, 道,“好,多带一些。”
  茂春突然就后悔自己心软了,“……”
  蔡参和茂春问起煎药事情,见她按照自己要求方法煎药, 这才放了心, 随后聊起今日的午饭来, 道, “这火锅虽好, 但是重辣重油, 很容易上火,可以喝苦荞茶,消食养胃还能去腻。”
  “苦荞是什么?”
  蔡参就是做事一板一眼,比较较真,却不是什么盛气凌人性子,见茂春不懂,就仔细的解释了起来,“本草纲目记载这苦荞性平寒,能实肠胃,益气力,利耳目,能炼五脏滓秽,是个好东西。”
  茂春惊喜道,“蔡郎中,您跟我们夫人说一说,她肯定喜欢听。”
  林瑶一听果然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来,道,“别说,每次吃完火锅就觉得这火气有些重,容易上火,那苦荞茶喝着是什么滋味?是不是比较苦?”
  “这倒不是,烘烤制成,喝着有一股荞麦的香味,很舒服…… 就是这价格有些贵,夫人是想要在酒楼里供给客人喝吧?”蔡参来过几次,也知道林瑶准备开个食府,见林瑶这般感兴趣就知道她想要给客人用。
  “正是。”
  “这苦荞茶长在川贵一代,运到京城,价格就十分昂贵,白送给客人吃,那就是个冤大头了。”
  茂春觉得蔡参这话听着很不舒服,不过林瑶却没有生气,反而笑着问道,“蔡郎中这般说,想来也是有别的办法了吧。”
  “夫人明鉴,我知道还有一种茶水,是我到乡间诊脉的时候偶然间看到的,那些农人把荞麦炒熟了,在用热水炮制,那效用虽然不如苦荞但是也差不多,一点点就可以泡一大杯。”蔡参道。
  “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倒是让我长了见识了。”林瑶忍不住赞叹的说道,茂春也有些诧异,心中倒是对蔡参有了些改观,觉得他行事虽然不讨喜,确实是有本事的。
  蔡参和林瑶说好下次是带着苦荞茶和大麦茶过来,林瑶就让茂春送了蔡参出门。
  茂春给蔡参带了一坛子的糖蒜,还有林瑶做的腊肠,道,“这是夫人特意让我给你带上的腊肠,用的林州的猪肉,好吃着呢。”
  蔡参终于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来,道,“这又送我腊肠?当真是有些过意不去,受之有愧。”蔡参在这边蹭饭的次数不多,但是每次都有不一样的触感,上一次吃小羊排酥脆鲜香,这一次吃的火锅又是畅快淋漓,心中早就认可了林瑶的厨艺,想着她灌的腊肠,这味道肯定很美味。
  “要不我拿回去?”茂春作势要拿回腊肠。
  蔡参瞧了眼茂春,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这丫鬟可真是,是你们夫人给我的,你还要拿回去,真是有些不成体统。”说着紧紧的抱着腊肠就头也不回的走了,生怕茂春去抢一样。
  茂春,“……”
  ***
  云付得了一个西北营谋了个主簿职位,后来才发现就是一个闲职,专门安置他这种皇亲贵胄的,他是怎么知道的?因为他在这里遇到了同样也是在这个圈子里十分有名的纨绔子弟,长公主家的长孙吴清源。
  吴清源和他大眼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