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35

小眼的的互相对视了好一会儿,吴清源就道,“你还想着要做出什么功绩来不成?他们根本不敢给我们派活儿。”
  这让云付很是失望,他一直想做出点成绩来叫旁人看看。
  吴清源看出他的心思,冷笑着问道,“主簿要会打算盘,会看账本,算军饷,这些你都会吗?行吧,这些不会还可以自己找别的活儿,要不你给郭将军润色下奏折?或者帮着练兵?骑马巡防也行!”
  云付直接就傻眼了,他想了想,这些他一个都不会。
  吴清源倒是挺高兴的,觉得有伴儿了,道,“我要是不在这里住着,偷偷跑回去,我爹能打断我的腿,但是这附近也有许多乐子,我带你去玩去,那杏花楼的姑娘个个都会弹唱说跳,保准给你找个喜欢的。”
  云付气急了,道,“你当我和一般是酒色之徒呢?”
  吴清源气的差点一个仰倒,道,“你清高什么,谁不知道你为什么被退婚,放哥哥这里装圣人呢!”
  两个人不欢而散,云付虽然帮不上什么,但是日日在军营中转悠,试图做点什么,他这个人性情好,好说话,为人又十分阔绰,一来二去大家就都熟悉了,也渐渐对他开始改观,觉得他不像是传闻那般不堪,偶尔给他个抄书等轻松活计,倒也能打发时间,吴清源和他不同,虽然还住在军营中,因为不敢回去,但是却日日在外面玩。
  这一日,吴清源难得回来的早,对云付道,“你还在这里发呆呢?快回去吧,宫里出事了。”说着就要去收拾行囊。
  云付一直在西北大营,远离京城,自然不知道,问道,“什么事情?”
  “太后病倒了。”
  云付一听就急了,太后从小就疼他,自然是非比寻常,马上就回去吩咐丫鬟收拾了行囊,和吴清源一道回了京。
  宁国公夫人看到云付,道,“你回来的正好,快跟我入宫去。”
  云付漱洗了一番,换了衣裳就入宫去了,路上少不得要问起太后生病的原委,宁国公夫人就说道,“陛下前阵子不是出门散心了?最近这雨下的有点大,不小心被山上滚下来的泥石流困在岩洞里,天佑我朝,倒是毫发无损,却把太后给吓到了。”
  云付听到这话,就想起林瑶来,一时心急的不行,想着她那边会不会也出了事?问道,“就咱们别院里出事了吗,隔壁呢?”
  宁国公夫人有些诧异的看了眼云付,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也没什么,远亲不如近邻,都是邻居,总要问一问。”
  宁国公夫人想想也是,道,“就咱们别院里,旁边没事。”
  云付这才放了心,他们到了寿阳宫门口就闻到了一股药味,皇帝正陪着太后,他手里端着药,正在一口一口的喂着,很是体贴孝顺。
  李苋在一旁端着个托盘,上面放着汤勺,一碟子蜜饯。
  太后气色不错,看到云付,高兴的笑道,“是小六呀,听说皇帝给你找个差事?”又对着宁国公夫人道,“何必把他也叫来,让他好好做事才是,等着过阵子我再给他指了一门婚事,你们就不用在操心了。”
  宁国公夫人知道太后又在给皇帝物色新皇后的人选了,最近以办寿宴的名义叫了不少姑娘入宫觐见,但是皇后的位置只有一个,剩下的就要做其他安排,能入太后法眼的自然都不差,颇有些心动,但是想起自己这些年来的坚持,还是道,“太后娘娘从小就疼小六,您不舒服了,他自然是要来的,您别说,刚在路上急的就不行了。”又道,“至于婚事,我也愁,但是这强扭的瓜不甜,也须得对方愿意才是。”
  这也是云付一直没有成亲的原因,他有个太后的姑姑,虽说名声差些,但是也不至于没办法成婚,主要就在于宁国公夫人,她自己婚事美满,也希望自己的儿子找个情投意合的,既要找个门当户对,而且不愿意让太后下懿旨,还是对方愿意的。
  这就难了,门当户对的人家,谁愿意把女儿嫁给一无是处,而且还是名声在外,连自己父亲小妾都要染指的人?
  太后也就不坚持了,本就是好意,但是如果被帮的人不愿意,也就没意思了,就是心里有点心疼云付。
  “小六,来这边。”
  云付是个嘴甜的,又十分体贴,见皇帝喂药的时候,好几次都差点洒了,自己接过来,道,“怎么能让陛下做这个,让我来。”
  皇帝倒也如释负重,交给了云付。
  云付手又巧,动作还很轻柔,喂药也十分熟稔,让太后很是满意,等着喝完药,道,“还是小六好,可比皇帝强多了,刚才差点把药喂到我脖子上去。”
  “陛下是要做大事之人,这种小事,您喊我就是了,我倒是十分喜欢伺候姑母。”云付毫不保留的奉承道。
  太后笑道,“哎呦,可真是招人疼。”
  也是奇怪,云付做什么都做不好,但是偏偏他在,这气氛就变的活跃了起来,一时大家说说笑笑,过了一会儿,太后就累了,大家依次退了出来。
  皇帝出来的时候看到云付正伸长了脖子在门口等着他,道,“怎么,有事?”他回来之后忙的脚不沾地的,拖延的许多公务,还要亲力亲为的照顾太后,或许是因为被吓到了,太后一会儿看不到他就紧张。
  “林夫人没事吧?”
  皇帝神色一凛,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陛下,我怎么觉得你在防备我?”云付终于察觉出不对劲儿来,“您说我一个人已经游手好闲这么久了,之前也不说给我找差事,就偏偏我在别院的时候给我找了个…… 特意把我调走,是不是故意的?”
  李苋在旁边一听就知道糟了,这估计瞒不住了…… 正想着如何把这件事遮掩过去,又听云付说道,“陛下,您就想独吞林夫人做的菜肴,嫌我碍着您了。”
  李苋,“……”得,他可真是高看云六爷了。


第27章
  早上天刚亮, 云雾还没散去,张山就听到了敲门声,他揉了揉眼睛, 趿拉着鞋子就去开门,心里却是有些不高兴, 这一大早的,偏生不让人睡个懒觉,道, “谁呀!”
  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张伯,是我呀!”
  “云五爷?”
  张山一下子就来了精神, 手脚麻利的开了门, 果然看到云付站在外面, 他穿着一身红色军袍, 倒是比穿常服还要精神, 变得英武逼人。
  “哎呦, 您这身可真是好看!”朝着后面喊道, “老婆子,你看谁来了,去瞧瞧夫人醒了没,赶紧去通禀下。”
  张山家的看到云付也很高兴,就准备去看看林瑶醒了没。
  云付却道, “可不要去喊林夫人了, 这会儿太早了, 我就是刚来, 心里实在是惦记着你们…, 这是我买的一匣子绢花, 你给院子里的姑娘,婶子们分了。”又道,“还有这是我买来的两只小羊羔,实不相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