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36

这些日子,我做梦都想着吃那火锅。”
  张山家的忍不住笑,道,“每次来都教您破费了,想吃火锅?这有什么难的,您下午过来吃,夫人知道您回来自然是高兴,一准而给您安排妥当了。”
  “那我就下午来。”
  云付想到火锅的滋味,咽了下口水,哼着歌往回走,到了房间,脱了衣裳就躺了上去,他连夜赶来,其实根本就没睡好觉,主要是怕被皇帝半路截胡,不过这会儿他恐怕知道也无能为力了!
  云付想起之前皇帝像是看二傻子一样看他的眼神就来气,真把他当傻子?以为他没辙了不是?
  以前是爹娘不让他动用太后的关系,但是现在反正都已经进了军中,也就没什么顾忌的了,第二天就求了太后把他调到了距离别院最近的东大营里。
  这次他看皇帝用什么借口让他走?
  云付越想越是高兴,或许是终于放了心,又想着吃火锅的事情,很快就睡了过去。
  等着一觉醒来就已经是下午了,他急匆匆的起床,想了想还是去泡了个澡,洗头,又拖了一个时辰,等着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夜色悄悄的降临,他也饿的前胸贴后背,但是想着最喜欢的火锅,其他就不入眼了,连拿个糕点垫个肚子都不愿意,就这么出了门。
  或许是因为太饿了,也是日夜颠倒,所以有点头晕,刚走到路上,云付只觉得眼前一瞬间就发黑,结果前面刚好有人,一不小心撞到了前面的女子,那女子忍不住喊道,“啊!”
  云付一看,是个生的很清秀的小丫鬟,这会儿吓的脸色发白,很是害怕的样子,他瞧了眼四周,这别院附近人本就少,突然冒出一个人来撞了自己,确实是有些害怕,马上就道,“姑娘,别怕…… 对不住了,吓着你了。”
  结果云付一说话,那女子叫的更大声了。
  随着这叫声,从后面走来两个人,其中有个显然是主子,身材高挑纤细,面容尤其美貌,目光却很冷,看起来很从容,她脚步更是不紧不慢的,那小丫鬟看到女子,果然喊道,“郡主,这里有个登徒子!吓死奴婢了。”
  “姑娘,我不是坏人,我是宁国公府的……”他一直对林瑶说自己是云五爷,这时候再对别人说自己是老六好像不太好,一看她们就是住在附近的,别是露馅了,而且目前这误会…… 他老六的名声又花名在外,要是说了身份,不就坐实了色狼?
  云付第一次觉得这个名声给他带来的伤害有些大。
  那小丫鬟见来了人,云付又是一个人,顿时就来了底气,骂道,“什么不是故意的,你就是有意的,不然这条路这么宽,又怎么偏偏撞上了我,眼瞎了吗?生的跟女人一般的,忒不要脸!”
  云付这个气,觉得这个小丫鬟未免太得理不饶人,正要说话,那女子却指了指他的胸口,道,“听说宁国公府虽然是太后的娘家,真正的皇亲国戚,但是门风高华,待人谦逊和气,没有一丁点架子,结果这就是宁国公府的高华?”
  云付快气炸了,觉得这几个女子就没有一个拎得清的,居然还拖着自己的父母下水,又说自己最讨厌的事情,就是他生的漂亮的事情…… 生的比女人还漂亮又不是他的错,他最讨厌别人说他像女人。
  但是等着云付顺着那女子指的方向看了眼胸口,一下子就脸红了,原来刚才困的厉害,腰带没系好,松开了之后,交领的领口就打开了一大半,虽然还有里衣在里面,但是这衣服半敞,又是夜里,确实是让人害怕。
  云付赶忙转过身子,从新理了理衣裳,系好腰带,转过身子,真心诚意的道,“实在是对不住了。”
  那女子神色微缓和了下,随即试探的问道,“刚说你是宁国府的,你是六爷?”
  云付一时愣住,没想到这女子这般犀利,这时候不承认似乎又不好,道,“是。”
  结果那女子呵了一声,道,“果然如此。”
  “姑娘,什么叫果然如此?”
  女子道,“没什么,既然是误会,公子也赔了不是,那这件事就这样当做没有发生过吧。”随后领着小丫鬟,还有那婆子直接往回走。
  云付只觉得憋着一肚子气,但是又不知道如何发泄,刚才那个女子不屑的表让他很是难受,闷闷不乐的去了林瑶处。
  直到进了院子,就看到熟悉的面容,这才让他觉得心里舒服了一点,茂春笑着说道,“听说五爷回来了,大家都很高兴。”随即看了眼他身上的装束,道,“之前张山家的说您还穿着军袍,这会儿换回来了?可真想见见您英气勃发的模样。”
  “这有什么难的,我下次就穿着军袍过来。”云付见茂春说话十分的贴心亲切,心里忍不住想着,这才是正常的丫鬟,多讨人喜欢呀?刚才那女子还有她的丫鬟,阴阳怪气的可真是烦人。
  林瑶在做菜,三爷回去了,李苋自然也跟着一同走了,他们不在这边,也没人送新鲜的食材来了……突然间看到这么好的羊羔肉,林瑶就生出做菜的心思来。
  烹饪是她喜欢做的事情,这和当初为了赚钱做绣活儿不一样,一个是为了生计不得已,而这个烹饪却是她乐在其中。
  把羊肉切成片,然后腌制,等着入了味就可以炒了,放入葱丝,腌制好的羊肉片,时间不用太久,那肉片没有了血色,腌制时候出来的水收的差不多就可以装盘了,最后才是点睛之笔,一把棕绿色的香料粉。
  “夫人,这是什么东西?这么香,上次您烤猪排的时候也放了一些,吃起来实在是独特。”茂春早就想问了,林瑶一直十分珍惜这调料。
  “这个叫枯茗(孜然),我以前在杭州的时候,有个夫人送来过,说是可以去湿气的香料,那时候到没在意,后来遇到一个从吐蕃来的厨子,他告诉我这枯茗可以用来做烧烤的调料,当时吃了一口,当真是惊为天人,只是很贵,就这么一点就十几两的银子。”
  “这么贵?”茂春很是吃惊,肉痛的说道,“上次做猪排的时候,夫人让我放,我就放了一大勺。”
  林瑶忍不住笑,道,“再买就是了。”
  云付是冲着火锅来的,结果当林瑶端来羊肉让他先垫垫的时候,他一下子就被这个羊肉折服了,羊羔肉本来就嫩,加上葱丝提味,越发鲜香,羊肉片滑入口中,嫩的都不需要太过咀嚼,一下子就化开了,随后传来一种香料味道。
  而这种香料和柔嫩的羊羔肉混合在一起,形成了极为奇妙的滋味,让味蕾幸福似乎要跳舞一般。
  “这是什么味道?好熟悉!”云付吃了一口,又道,“我以前去破芜的时候吃到过,但是没有这个这么好吃。”
  “这是叫枯茗的香料,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的,看来恰好合了五爷的口味了。”林瑶见云付喜欢也是高兴。
  云付就着羊肉吃了一整碗米饭,当然还有几样喜欢吃的酱菜,林瑶腌制的酱菜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