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37

可以吃了,有酸甜口的泡菜,脆脆的胡瓜条,带着些许辛辣味道的青椒,每一样都很可口。
  酒足饭饱之后云付像是活过来一般,靠在椅子上满足的说道,“感觉这才算是活着。”云付走了许久,少不得要跟林瑶聊一聊,问起泥石流的事情来,“夫人无碍吧?”
  林瑶想起当时那场景,倒也没有太多的恐惧,或许是还没来得及害怕就被赵恒推到了一旁,那之后也昏迷了过去…… 更多的反而是伸手不见五指,漆黑岩洞中那个心悸的吻来。
  只是那个吻如同昙花一现,更像是一个旖旎的梦。
  另一边在寿阳宫里,太后正在给皇帝看几个闺秀的画像,其中排在最前面的赫然是魏国公府的襄阳郡主齐如珍。
  “你说要去散心,我也没拦着,只是这一转眼就要年底了,是不是也该重考虑封后的事情了?”太后指着齐如珍的画像道,“端庄秀丽,行止更是得体,瞧着是个稳重的,能撑得起来,想来以后必然是陛下的好帮手,就是太单薄了,怕是不好生养,只是上次就是找了个好生养的,不也是…… 这个杨家姑娘也不错,生的圆润富态,是个讨人喜欢的姑娘,虽然不如襄阳郡主端庄,却一看就是生男胎的样子。”
  皇帝只是瞧了眼画像就认出这个齐如珍来,心中很是不喜,一副不甚感兴趣的样子,道,“母后,您先养病,这些事情以后再议吧。”
  太后也是忍了许久,道,“你这多久近身女子了,金皇后去了之后就没翻过牌子了吧?你是不是…… 那孩子流下来是个成型的男胎,母后瞧了也是伤心很久,但是人总要往前看不是,身体不舒服就要去看病,不要觉得难以启齿的,那凌太医在男科上很是有些本事,你三皇叔的病就是他给治好的,要不喊了他过来诊脉吧?”
  皇帝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黑着脸道,“母后,您都在说什么呀,儿子没病。”


第28章
  “那为何不宠幸女子?”太后质问道。
  皇帝哭笑不得, 道,“实在是没那个心思。”
  “这就是有病!”太后斩钉截铁的说道,“这男子想要亲近女子就是天性, 埋在骨子里yu望,如何就没了想法?”
  皇帝, “……”
  四周静悄悄的,就连挂在屋檐下的八哥也似乎察觉到寝殿内严肃的氛围,聪慧地的闭上了嘴, 保持缄默。
  太后盯着皇帝, 那目光犀利的好像能穿透他的内心,皇帝却纹丝不动, 任由太后打量。
  “母后……”
  皇帝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哀求, 好一会儿, 太后叹了一口气, 放软了声音, 道, “母后也是担心你。”
  皇帝道, “母后,小时候李贵妃得宠,您处境艰难,朕都看在眼里,您说让朕好好读书, 不能被二弟比下去, 朕就没有怠慢过, 手不释卷的, 日夜一直苦读, 每次父皇来问, 都是对答如流,从来没有给您丢过脸,太傅总说朕天赋难得,但是背后到底下了多少苦功,您是知道的。再后来您说王家的姑娘好,虽然不喜她的性子,但是您说她合适,朕也听从了…… 金皇后也是,您说她好生养,朕也没有反对。”
  太后自然知道,皇帝从小就异于常人的懂事,但是谁又愿意这般早慧?
  本应该是天之骄子的皇太子却早早学会了看人脸色,从小谨言慎行,只是因为她这个当娘的不争气,争不过李贵妃,环境所迫而已。
  皇帝苦口婆心的说道,“母后,朕从小就没有违逆过您一次,如今朕已经三十了,也不是个孩子了,让朕自己做一回主吧。”
  太后听皇帝这般说,一时有些愧疚,张了嘴,却是不知道说什么,皇帝虽然少言,却一直都十分听话懂事,更是她的心头肉,她自然是不舍的皇帝这般哀求。
  见太后神色缓和了下来,皇帝又道,“母后,命里有时终须有,或许朕就是没有儿子的命,莫要在强求了。”
  结果这话一出,一下子就让太后激动了起来。
  “我不信!”太后被皇帝的话激的红了眼睛,“凭什么?一定是李贵妃那个_jian_ren还在搞鬼,肯定是她!”
  “母后!”
  皇帝上前握住了她的肩膀,道,“母后,李贵妃已经死了,二弟也被处死了,这宫里如今就您和儿子,您不用在担惊受怕了,朕会护着您的。”
  皇帝有力的话语让太后渐渐冷静了下来,她慢慢的垂下眼睑,遮住了自己的目光,只是不想让皇帝看到她充满了恨意的目光,这样的面目可憎的自己。
  “是了,你说得对。”
  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太后终于还是妥协道,“你从小也是受了不少苦,如今好容易过的自在,母后也不逼你了。”
  半个时辰之后,太后已经喝了药睡下了,皇帝轻手轻脚的给她放下了帐幔,走之前忍不住看了眼熟睡中的太后,犹记得小时候,太后也是十分端庄秀丽的,只是后来被李贵妃打压的越来越喘不过气来,甚至为了让李贵妃高兴,假装要礼佛不管宫中事物,结果这一礼佛就是半辈子,在后来却不愿意改了。
  皇帝从寿阳宫出来,道,“朕去后花园走走。”
  夜幕降临,李苋安静的跟在皇帝后面,等着走到了湖边,皇帝突然问道,“赐死李贵妃的时候,你亲眼看到她断气的吗?”
  李苋道,“奴婢未曾见到尸首。”
  皇帝面色沉凝,道,“假如她没死的话……”
  “这不可能!”李苋下意识的说道,太后对李贵妃恨的咬牙切齿,是不可能让李贵妃活的。
  皇帝却道,“你去好好查查,李贵妃到底死了没。”
  李苋道,“遵旨。”
  等着回到了寝宫,皇帝换了衣裳,喝了一口茶水就去了御书房看奏折,所有事情都已经被内阁处置妥当了,皇帝却是要过目一遍。
  忙到深夜,李苋来问道,“陛下,夜宵可要用点什么?您看蟹黄汤包如何?苏州进贡了一批秋蟹,蟹膏饱满肥厚,御膳房里做了蟹黄汤包出来,说是想让陛下尝尝鲜。”
  “秋蟹?”皇帝想了想道,“还有多少只?嗯,你去瞧瞧,匀出一筐子送到林夫人处。”
  李苋偷偷瞄了眼皇帝,问道,“陛下,奴婢这就去安排,不过林夫人要是问起陛下,奴婢要怎么说?”
  皇帝想了想太后的情况,一时半会儿是没办法出门了,叹了一口气道,“送过去就是了。”
  ***
  这几日林瑶正是有些头疼,原本说好就租赁一年的,那租客今日却说因着生意渐渐好了起来,想要续租。
  林瑶本来想收回店面做食府的,毕竟那铺子的位置还是面积都非常的合适,再说用自己的店面开着安心,别是开着红火了,那铺子的主人觉得你赚的多,坐地起价的,非要涨租金,那也是麻烦事。
  租客是一对刚成亲的郑姓夫妻俩,开的是绸缎庄,来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