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38

访的时候还带了一匹江南新出的杭绸,道,“当时银子也不多,就想着只做一年试试,没想到居然能维持下去。”说话的是郑文棉的娘子罗氏。
  罗氏生的寻常,但是说话温柔,行止也十分的温和,给人很舒服的感觉,一看就适合做生意。
  “我们也晓得夫人给的是最低的租金了,要不在涨个十两?”罗氏说道这里露出些许的愧疚的神色来,道,“夫人,其实十两银子根本什么就不值一提,但今年忙了一年也不过刚回了本,利润不多,这十两已经是极限了。”
  林瑶早就知道今年绸缎庄的生意不好做,想着郑氏夫妻又是第一次做着买卖,多半是亏了,谁知道居然维系了下来。
  看着罗氏诚恳的面色,还有一直因为紧张而话都不敢说的郑文棉,两个人却是紧紧的挨在一起,时不时眼神交流,满是温情脉脉,正所谓夫妻同心也不过是如此吧?她忽然有些羡慕,以前在杭州府,那些营生都是她一个人撑下来的,而王正泽偶尔问起也不过叫她不要仗着她是知府夫人而拿乔,随便借用他的权势给他留下污点,毁了他的名声。
  林瑶马上就做了决定,道,“十两就十两吧。”
  “啊?”罗氏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见林瑶笑着看她,一时百感交集,眼眶一下子就红了,道,“多谢夫人,以后我们夫妻一定不会忘记您的恩情。”
  郑文棉是个憨厚的,只一个劲儿的道谢,其他就不会说了。
  走之前林瑶叫茂春拿了自己做的酱菜和腊肉出来,道,“我自己腌制的。”
  郑文棉夫妻却是不肯收,最后还是茂春说道,“我们夫人说,您要不收,那就把您送来的尺头也拿回去。”
  夫妻俩这才收下,不过后来罗氏总在每一季送最新款式的布料过来,这让林瑶忍不住感叹,对着茂春说道,“这夫妻俩,早晚是要做大的。”
  既然铺面收不回了,那自然要另外找了,林瑶问茂春道,“咱们还有多少银子?可够在买一个铺子?”
  茂春道,“这几个月没有进账,花销又不少……”
  林瑶叹气道,“那看来只能租赁个铺子了,明日开始就去看铺子。”
  茂春一想到一来一回的奔波就有些心疼林瑶,道,“夫人,您何必要答应他们?本来就说好只租一年,他们给的租金还是最少的。”
  林瑶道,“莫要断了别人的财路,更何况这恐怕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饭碗。”
  茂春哼道,“夫人就是心软而已。”
  林瑶无奈笑,道,“我们还有办法,换个铺子就行了,但是他们夫妻俩却是在那边经营了一年,再换地方就不一定做得起来了,今年年景不好,居然还能维持住,已经是很难得了,以后必然可以做大,到时候不就可以拿更高的租金了?”
  茂春道,“夫人,您不用说服我,反正咱们这府里二十多口人又不是奴婢养着。”
  林瑶看到茂春幽怨的目光,忍不住哈哈大笑,拧了拧她的鼻子说道,“不用担心,以前那么艰难都过来了,如今比起那时候,可是好太多了。”又道,“再怎么样,我们还有个庄子饿不死。”
  茂春鼓着脸,道,“当初夫人可是说好,以后不会亏待我,结果就只是不让奴婢饿死?奴婢可是要吃香喝辣的!”
  曹氏一直在旁边给林瑶缝贴身的衣裳,听了半天,终于忍不住,起来拧着茂春的耳朵说道,“你可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了?胆子肥了不是,还吃香喝辣的,香的不知道,多吃一口辣的都嗷嗷叫的。”
  在这许多人中,茂春最不能吃辣,曹氏这话自然是在嘲笑她。
  林瑶笑着看两个人打闹,早就习以为常,正要说话,外面传来张山家的话来,“夫人,李总管来了。”
  等着李苋进来,林瑶看到他带来一个竹篓来,李苋给林瑶行了礼,随后指着那竹篓说道,“我们老爷让小的送来的,苏州那边进贡的来的秋蟹,您瞧,这个公的就有六两重,这母的也有四两重,一共二十只,存放的时候直接把这竹篓放到池子里就行,只是最好现在就吃了,万一死了就不划算了。”
  林瑶去看,好家伙真的是六两一只的秋蟹,她在杭州府那么多年也就吃过一回这么大的,主要是这么大个头的螃蟹可都是要进贡的,随即想起这是赵恒送来的,他看着来头挺大,但是在府中毕竟是最小的,想来弄来这些螃蟹也是费了不少波折。
  想起赵恒,自然就想起岩洞中两个人的亲密来,一时说不出的滋味。


第29章
  下午的阳光透过窗棂投射进来, 映照的屋内明亮如新,齐如珍坐在绣墩上,手里拿着绣花针, 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绣品,这是一幅龙凤呈祥图, 正是她送给太后的贺礼。
  这些日子以来,齐如珍都在家中安静的做着绣活儿,她最为得意的就是自己的绣工, 母亲从小为她请了名师, 她又下过苦功,到了如今她这一手双面绣已经非常的出众。
  这份礼物不算是最出众的, 但是齐如珍自有打算, 太后是要找个儿媳妇, 而女红自然是被看中的条件之一, 所以这份贺礼, 既能显出她女红的出色, 还能显示她的诚心来, 毕竟这么大一个的绣品,最少要绣半年,可见用心。
  江嬷嬷端着茶水进来,看到绣品忍不住说道,“郡主这绣工, 奴婢敢说, 恐怕这京中就没有人能比得上您。”
  齐如珍道, “嬷嬷莫要如此, 这人外有人, 天外有天。”只是眼中到底掩饰不住的骄傲来。
  正在这时候, 丫鬟紫竹跑进来说道,“郡主,太后叫人送了一对秋蟹过来,好大一只呢!”紫竹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带着与有荣焉的骄傲,能得太后的赏赐,这是多大的殊荣,自是不必说。
  江嬷嬷听了大喜,道,“真的?”
  齐如珍和江嬷嬷一同去看,木盆里,放了浅浅的一层水,刚好没过蟹脚,里面有两只螃蟹,一大一小,虽然只有两只,但却是太后送来的贡品,这意义自然不同。
  紫竹道,“怎么大小不一样?”
  江嬷嬷道,“这是一公一母。”说着去捉住一只蟹脚,她动作很娴熟,想来经常吃这螃蟹,道,“这该是五两的,这母的有三两左右,算是次一点的,最好的秋蟹最少要六两往上,曾经还出过八两的巨蟹,不过这可是苏州送来的贡品蟹,一年也没多少只,还要分发下下去,那些京中的公侯府里,一家能分上四五只就不错了。”
  紫竹道,“那太后娘娘病中还记挂着我们郡主,这是…… 当真是看重我们郡主了。”
  齐如珍听了自然十分受用,道,“太后娘娘恩典。”
  “郡主,这要怎么做,还是清蒸吗?”厨娘也跟了过来,想着看一眼贡品蟹,忍不住夸赞道,“乖乖,都说这秋蟹中的极品在苏州,居然还这般大,还要活着运到京城来,这是费了多少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