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39

奴婢算是开了眼界了。”
  齐如珍想了想道,“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受隔壁林夫人的照拂,她每次做个吃食都会送过来,好不容易得个好吃的,拿去和林夫人一同享用才是。”又道,“那林夫人厨艺不俗,想来也是知道怎么烹饪。”
  一旁江嬷嬷带着几分酸意说道,“也是让她瞧瞧这御供的螃蟹。”
  紫竹却是奇怪的说道,“嬷嬷,那林夫人之前好歹也是尚书夫人,王尚书之前还在杭州任职,又怎么会没见过这苏州的秋蟹?”
  江嬷嬷心中不服气,道,“我也不是小瞧林夫人,她或许是见过,却只是那些重量小的,也就一二两没办法进贡的秋蟹,跟太后赐下来的这最少五两的秋蟹可是不同。”
  “还真是。”紫竹道。
  齐如珍虽然没说话,但是显然认同了江嬷嬷的话,她们一行人带着两只螃蟹去了隔壁,因着时常来往,开门的张山家的对齐如珍也十分的熟稔了,道,“见过襄阳郡主,是来找我们夫人的?您来的可真巧,我们夫人正在做螃蟹,刚才还说要喊了您过来用膳呢。”
  “螃蟹?”
  张山家的说道,“是呀,是李总管送来的,整整一个筐子,二十只,那公蟹这么大,说是有六两重,母蟹是四两重的,还说这是御供的苏州秋蟹,吃起来跟这边的寻常螃蟹不同,非常的鲜美。”
  齐如珍的脚步慢了下来,一旁端着木盆的江嬷嬷忍不住问道,“张山家的,你确定那是御供的秋蟹?”
  “我骗你作甚?那李总管总不至于说瞎话吧。”张山家的说着话,瞧了眼江嬷嬷手中的木盆,好像听到螃蟹吐泡泡的声音,很是好奇,但是也不好直接问,毕竟是客人,或许是这是上门送的礼物,但要不是呢?那时候多尴尬。
  林瑶刚从京城回来,她看了一天的铺子,但是却没有找到合适的,位置好面积合适的,价钱就不合适,有几个价钱不错的,铺子的位置却不好,又或者太小,她是要开酒楼的,一楼做大堂,二楼和三楼就要隔出雅间来。
  回来之后本想好好睡一觉,突然想起昨天李苋送来的秋蟹,就让丫鬟刷干净,准备蒸了螃蟹吃。
  等着听闻齐如珍来访,林瑶叮嘱厨娘盯着蒸笼,螃蟹已经丢上了蒸笼,一刻钟就可以吃了,随后回去漱洗了一番,再去迎齐如珍。
  齐如珍远远的就看到林瑶,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林瑶的肤色是一日比一日还要白皙细嫩,她这会儿穿着一件杏色的半旧杭绸忍冬暗纹的褙子,下面配了一件珍珠白的澜边马面裙,说起来十分的素净,但是穿在她身上却偏偏显得清丽出尘。
  尤其是林瑶笑的时候,目光温柔,举止有度,十分的温婉大气。
  齐如珍不得不承认一件事,就算林瑶不如自己年轻,但是却丝毫不损她的美貌,反而因为时间的沉淀,显出别样的风情来。
  “见过郡主。”
  林瑶行礼,齐如珍虽然是郡主的身份,但林瑶却比她大,也不好每次都让她行礼,所以都会上前扶起林瑶来。
  “刚从京中回来,就想起昨天收了一筐的秋蟹,再不吃怕是死了,郡主也知道,这螃蟹要吃个鲜字,死了就不划算了。”林瑶说着话和齐如珍并肩往回走,“就又急火火的喊了丫鬟洗刷干净,刚刚才上了蒸笼,不巧正要去喊郡主,您就来了。”
  齐如珍看了眼江嬷嬷端着的木盆,忍不住确认道,“是苏州进贡的秋蟹?”
  “咦?是张山家的告诉您了,正是那苏州的秋蟹。”
  齐如珍脸上有些僵硬,后面江嬷嬷捧着木盆的手也紧了紧,两个人都觉得很是尴尬,林瑶见齐如珍神色不自在,道,“郡主可是不舒服?”
  “没有,就是这秋蟹珍贵,毕竟是少见的贡品……”
  林瑶却很大方的说道,“一共二十只呢,够吃了。”
  二十只…… 他们这木盆里却只有两只,江嬷嬷突然想捧着木盆回去了。
  不过一会儿就到了厅堂外,林瑶道,“郡主先去坐,我得去厨房瞧一瞧,别是蒸过头了,那肉就老了。”
  江嬷嬷看了眼木盆,又看了眼齐如珍…… 齐如珍硬着头皮说道,“林夫人,是这样,不巧我这刚得了两只螃蟹,想着一起吃,结果您这里已经有了。”
  林瑶看了眼虽然力图镇定,但是依然掩饰不住沮丧的齐如珍,一想到刚才的神态,忽然就明白了她的心情,心里莫名觉得想笑,但却忍住了,主要是怕她尴尬,道,“也是苏州的秋蟹?”
  江嬷嬷终于找到机会说话,想着要找回点面子,说道,“是,还是太后赏赐的呢,一公一母,公的五两…… ”本来声音还挺大的,但是看到里面小小的两只螃蟹,声音又不自觉地小了下来。
  林瑶却道,“那可是太好了,我正想着要做个蟹黄汤包吃,只是刚才已经把所有螃蟹都送入蒸笼,要不…… 就用这俩做汤包如何?”
  林瑶神色自然,语气又十分的真诚,这台阶给的很妥帖,齐如珍和江嬷嬷都觉得心里舒服了点,齐如珍道,“本就是送给夫人吃的,夫人随意处置就是。”
  到了厨房,那螃蟹还没蒸好,见到林瑶过来,厨娘道,“夫人,还没到点,奴婢看着时间呢。”
  林瑶把两只螃蟹交给了厨娘道,“刷干净,把蟹黄和蟹肉分别剔出来,锅里是不是还有早上熬的鸡汤?用鸡汤加猪肉皮在熬个肉冻出来,咱们做个蟹黄汤包吃。”
  厨娘跟着林瑶,也是学会了不少,几句话就已经懂了她的意思,道,“奴婢虽然没做过蟹黄汤包,但是做过鲜肉汤包。”
  林瑶道,“差不多,就是把主料的鲜肉换成了蟹膏和蟹肉。”
  “哎,奴婢知晓了。”
  两个人说话这会儿,外面又传来一个年轻的男声,“我听说有螃蟹吃?高高兴兴的就跑来了,张伯,你不用拦着我,我不嫌厨房乱。”
  很快就跑进来一个人,林瑶一看正是云付。
  云付特意穿了一身红色的军袍,上次大家就说想看看他穿军袍的样子,从军营回来之后也没换衣服就兴匆匆的过来了。
  还别说,穿上红色军袍,套着皮质的软甲,腰上佩着短剑,套着羊皮的长靴,将原本就十分漂亮的面容映衬出英武的飒爽之气来。
  茂春跳出来,喊道,“哎呀,五爷,您这身可真精神!”
  云付腼腆的摸了摸自己的头,道,“好看吗?”
  “好看呀!”茂春不遗余力的夸赞道。
  云付却是朝着林瑶看去,见林瑶也笑着点头,道,“云五爷这一身,倒是十分的英气逼人。”
  云付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林瑶夸赞,只觉得心里高兴的不行,抿嘴笑了起来,把原本十分的容貌衬托出十二分来。


第30章
  云付从厨房出来, 差一点撞到来人,正要赔不是,等着看到对方的面容顿时就有些不高兴, 居然是上次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