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40

路上碰到的女子。
  “你怎么在这?”
  “云六爷?”
  云付吓的脸色一白,正要说话就听到了林瑶的声音, “五爷,郡主?”林瑶从厨房走出来,看到这两个人碰在一起有些诧异。
  齐如珍挑眉, 语气略带几分嘲弄, 道,“五爷?”
  云付对人向来都是和善的, 鲜少有发脾气的时候, 但是这个时候盯着齐如珍就十分的不喜, 想着怎么就这么倒霉遇到她…… 甚至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想着, 身份暴露就暴露吧, 反正天天藏着掖着的, 他也过够了。
  只是心里对这个齐如珍越发的厌恶。
  林瑶觉得两个人气氛有些不对, 但是想着齐如珍是未出阁的女子,和她嫁过人不同,可能只是不愿意见到外男。
  最后林瑶在院子里摆了两桌,中间用屏风隔开,自己在这边和齐如珍一桌, 另一边则是云付一个人, 怕是他一个人无聊, 还叫张山去伺候。
  丫鬟上了螃蟹, 一公一母, 两只, 虽然螃蟹送来不少,但是这东西很寒,也不可多吃,这些螃蟹都已经分好在各自盘子里,随后又上了几样配菜。
  比起母蟹的蟹黄,林瑶更喜欢吃公蟹的蟹膏,因为蟹黄吃起来有些硬,而蟹膏就柔软的多,就先拆了公蟹吃。
  好的食材就是最上等的美味,根本不需要太多的加工,就比如这苏州的秋蟹,只需要清蒸一下即可,这种螃蟹少了腥味,带着天然的甘甜,轻轻的蘸下姜醋吃,蟹肉软嫩鲜香,姜醋的特有酸甜混着姜丝的香味,等着入口,简直美妙无比。
  比起母蟹的蟹黄,公蟹的蟹膏肥美鲜香软稠,一口咬下去,就一个字,鲜…… 鲜到舌头都要没了。
  林瑶很喜欢吃苏州秋蟹,但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大个儿,之前吃过最大的不过是四两了,也是蟹农悄悄留下来的,六两的公蟹,那蟹膏一口咬下去还有大半,填满了整个口腔,这时候甚至不需要任何的调味料,光是这一口就是极大的满足。
  刚好林瑶的葡萄酒也酿好了,香甜的酒味十分的勾人,吃一口蟹肉,在喝一小杯自酿葡萄酒,酸酸甜甜的,还带着酒劲儿的醇厚感,喝完满口清爽,嘴里还留着葡萄的清香味,实在是人间美味。
  再去看齐如珍,她还在慢腾腾用蟹勺盛着蟹膏来吃,林瑶道,“郡主,这蟹膏沾不得外物,不然总会少了那鲜香味,郡主可以试试对半掰开,拿过吃。”
  齐如珍显然不认同,正要说话,旁边传来云付的声音,“林夫人,您说的是,这么吃特别的鲜嫩。”
  因为中间只隔着一个屏风,都能听到对方的声音。
  云付又道,“有些人根本就不懂美食的珍贵,只喜欢摆架子。”
  这显然就是在说齐如珍了,云付算是豁出去了,就算齐如珍揭穿他的身份,他也不愿意沉默,主要是实在是厌烦,觉得齐如珍装模作样的神态很令人厌恶。
  齐如珍也是被气道了,道,“呵,总比有些人,喜欢骗人强。”
  林瑶,“……”
  这还是林瑶第一次见到两个人发怒,齐如珍一直自持郡主的身份,鲜少有情绪外露的时候,至于云付,这是性格如同面团一般柔软的人,很少会对旁人不耐烦。
  这两个人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对盘的?
  在后面,也不知道云付说了什么,激的齐如珍放下了蟹勺,把螃蟹对半掰开,就这般送入了口中,林瑶倒是不用问好不好吃,因为齐如珍脸上露出了陶醉的神态。
  好一会儿也不见齐如珍不说话,屏风对面的云付道,“郡主,是不是比起用蟹勺吃更鲜美?”
  齐如珍假装没有听到云付的话,反而是对着林瑶道,“林夫人,您真是厉害,这样吃果然鲜了许多。”
  那之后两个人像是较劲儿一般,各自不说话。
  林瑶心中好笑,觉得像两个吵架的孩子,不过倒也没多说什么,虽然行为像孩子有些幼稚,但都是大人了,轮不到她来说什么。
  吃过螃蟹之后,厨房就上了蟹黄汤包,林瑶对齐如珍道,“郡主,这是您送来的那两只,快尝尝。”又道,“我去瞧瞧五爷,不知道吃的可好。”
  这是要尽地主之谊了,齐如珍自然没什么介意的,但是说道,“我瞧着云五爷,那吃相像是几年没吃过饭一般,肯定吃的好。”
  云付听到,气道,“郡主倒是挺讲究,就是瘦的跟麻杆一般的,丑死了。”
  齐如珍气道,“呵,云五爷倒是挺好看的,像个女人一般的。”
  林瑶,“……”行吧,这话好像没法说了。
  云付吃的酒足饭饱,十分满足,唯一的缺点大概是还有个令人讨厌的齐如珍在场,不过毕竟隔着屏风看不到她的脸,这让他觉得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
  听到林瑶的问话,马上就道,“林夫人,您在找铺子?那整个西二街的铺子都是我家的,我回去跟我娘说说,找个铺面给你好了。”
  林瑶忍不住咂舌,要知道京城里除了东大街,第二个繁华的就是西二街,结果整条街都是宁国公府的,可见宁国公府的阔气。
  不过听了云付的话,林瑶马上就说道,“不合适,你要怎么跟宁国公夫人说?说要借给一个朋友,然后等着宁国公夫人问起是哪位朋友,姓甚名谁,又是住在何处要如何讲?”
  云付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要是母亲知道他和一个下堂女来往,不得活剥了他的皮,更不要说还要为林瑶租借个铺子,根本就没戏。
  这让云付有些内疚,第一次感觉自己的无力。
  “五爷,多谢你,你的心意我领了。”林瑶柔声说道,显然是在安慰他,又道,“我只是想问问你,京城里哪里比较适合开食府。”
  云付可是最擅长吃喝玩乐了,顿时就高兴起来,说道,“这个我在行!”
  结果刚说完就听到隔壁传来齐如珍的嗤鼻的声音来,可把云付气的够呛,但是人家又没说什么,实在是不好说什么,只好忍住。
  林瑶可真是头疼,她就不应该把两个人一起,好在云付确实是擅长,几乎把适合开食府的位置都跟林瑶说了。
  吃了饭,天色渐黑,云付和齐如珍也先后告辞离开了。
  云付先出的门,却一直在路上等着齐如珍,见她过来就凑了过去,但是忍了一个晚上,实在是没什么好脸色,冷声问道,“郡主为何不揭穿我?”
  这个问题困扰了他一个晚上,反正两个人也算是撕破了那层客气的伪装,索性就直接问了,出乎云付的意料之外,齐如珍居然很痛快的回答了他。
  “你隐瞒身份和我有什么关系?”齐如珍凉凉的说完就走了。
  云付虽然不喜齐如珍的态度,但是知道她不愿意淌这浑水,倒也放心了。
  ***
  最近王正泽的日子过得很不顺,钱姨娘病了,没有人主持府中的事情,一切都乱糟糟的,这让他很是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