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室不好当-分卷阅读7


  怪不得主子把那姑娘给赎回来,原来竟是如此!
  程纪太过激动:“主子,您那怪病被昭昭姑娘治好了?”
  程纪是唯一知道陆封寒得怪病的人,他自幼同陆封寒一起长大,说是主仆,其实亦兄亦弟,就连陆封寒的母妃都不知道。
  这些年程纪背地里不知道寻了多少名医,可都束手无策,如此一来陆封寒自然也没有子嗣。
  眼下大齐朝各皇子都为了大宝之位竞争激烈,这样紧要的消息自是不能叫旁人知道,若是有一丝泄露,那陆封寒岂有得登皇位的可能,故而这几年都是瞒了下来。
  可没想到来洛州查案,竟叫王爷遇见了昭昭姑娘!
  陆封寒放下茶杯,他想起昨晚上娇娇娆娆的昭昭,然后点了点头。
  程纪乐的恨不得跳起来,他心道日后可是要好好照顾这位昭昭姑娘,说不定哪日就彻底治好王爷的怪病了。
  …
  其实昭昭这几天过的颇是愉快,因为陆封寒自打那天走了后再没回来!
  她每日按时用餐,闲暇时就去外面的花园池子旁遛弯儿,再不然就和莺儿聊天,日子过得竟十分不错。
  这会儿又到了下午了,莺儿过来问昭昭晚上想吃些什么。
  昭昭昨天刚来了葵水,这会儿有些不舒服,也没什么想吃的,就捡了些清淡的菜色,倒是莺儿见昭昭点的清淡,又格外加了好几道补气血的菜色。
  没多久膳就摆好了,昭昭刚坐下,外面就有人声传来,昭昭抬眼一看,竟然是陆封寒回来了,他怎么突然回来了!
  陆封寒身后带着程纪,正往屋里走。
  昭昭连忙起身:“公子回来了,”面上一派温柔娴静,可心里却慌死了。
  她没想到陆封寒突然回来,竟连知会一声都没有,这几天她都自由惯了,一时间倒不知道怎么办了,而且细说起来,这是她和陆封寒第一次在白天见面!
  陆封寒看见了昭昭鸦羽一般的发髻,然后开口道:“这几天在府里过的可好?”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但听着格外好听。
  “昭昭过的很好,府里没人管着,就昭昭说了算,莺儿每天也吩咐厨娘做好吃的菜色。”
  昭昭说了一大堆,可说完才意识到她都说了些什么!
  昭昭的脸一下就红了,她想她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个性子,按说这时候她该像那些温柔小意的姑娘们一样问陆封寒在外过的如何的。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之后昭昭才反应过来:“对了,公子刚从外面回来还没用膳吧,正好这会儿膳食刚刚摆上桌,公子也坐下用一些吧。”
  昭昭说完松了一口气,这回她总算是说对了吧。
  陆封寒点点头,然后顺着看向餐桌。
  桌子上好几道菜,看着倒是可口,就是太素了些,尤其还有乌鸡汤和红枣粥,典型的女子口味……
  昭昭才想起来这一桌清淡素净至极的膳食,怕是半点也不适合陆封寒这个大男人用的,她连忙看向莺儿:“莺儿,再去叫膳房做几道菜。”
  “公子,炒两道菜也没多少时间,咱们再等一等?”
  陆封寒本想说算了,这样吃也好,可昭昭的话太快了,这会儿莺儿已经出去了,就点头道:“好,左右不急在这一时。”
  正好还有一段时间,陆封寒先过去换衣裳了。
  等陆封寒走后,昭昭颓然地坐在椅子上,她回想着刚刚的事情,自己简直一件事都没有做对的!
  昭昭捂着脸,她以后还是要再小心谨慎些才是,要是哪天惹到陆封寒可怎么办。
  陆封寒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少女指节纤长的手捂着脸,很是郁闷的样子。
  见陆封寒回来,昭昭立刻恢复了方才的神情,然后请陆封寒坐下。
  二人一左一右地坐在桌子两侧。
  说起来,先前几次俩人见面都是在夜晚,这还是陆封寒第一次看清昭昭的脸。
  昭昭有一双漂亮的眼睛,眼尾微微上挑,眼中又像是含了水一样,她的眼睫也很纤长,像是蝶翼一般。
  她的皮肤嫩白,仿若夏日里的一簇簇梨花,唇瓣嫣红娇嫩。
  动人心魄的美。
  “昭昭……”陆封寒沉吟了片刻。
  “烂昭昭兮未央,”陆封寒顿了顿又道:“昭昭,明也,是个好名字。”
  昭昭眼睛一亮,她没想到陆封寒竟然猜中了她名字的出处,这名字还是姨娘给她取的,就盼着她这一生能过的明亮顺遂。
  “你念过书?”陆封寒问。
  昭昭点点头,她姨娘是个老秀才的女儿,姨娘在生前也教了她许多,昭昭确实读了不少书。
  陆封寒有些意外,又问:“可会琴棋书画?”
  他问这话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单纯的问问昭昭,毕竟是自己的女人了,日后也是要生活在一起的,总不能什么都不了解,这样就说不过去了。
  昭昭一愣,她心道这是陆封寒在考较她吗?
  可是她除了读书也不会什么别的了,昭昭咬着唇,小心翼翼地看着陆封寒:“公子,昭昭不会……唱曲儿、跳舞也不会。”
  她看着陆封寒的目光就像是只小兔子似的,委屈巴巴的。
  正好这会儿新做好的膳食回来了,话题也被转过去了,昭昭松了口气。
  昭昭捡了一个水晶虾饺放在碗中,然后尝了一个,嗯,厨娘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完这一个她连忙给陆封寒也夹了一个:“公子,厨娘做的虾饺很好吃,你尝尝。”
  这回她总做对了吧。
  陆封寒尝了一下,味道确实不错,他点点头:“嗯,不错。”
  昭昭的心放下了,她弯唇笑起来。
  这一幕可把后面的程纪给吓坏了!
  要知道主子自小都是金尊玉贵的养着,从来身边都是有侍膳丫鬟的,方才他看见昭昭先于主子动筷就以为主子会生气,没想到主子半点没介意,而且还吃了那虾饺。
  程纪偷偷觑着昭昭,心道这姑娘怎么看怎么不像青楼来的,按说青楼里的姑娘都该是极善解人意的,也会看眼色,偏这昭昭姑娘瞧着有些傻气。
  一顿饭用的无波无澜,两人又消了会儿食,然后就到了就寝的时候了。
  昭昭看着前头陆封寒的背影,心道等会儿可要怎么办,这是她最害怕的事情了!
  沐浴过后,陆封寒换了睡袍,昭昭也洗过了,然后换上了中衣,纠结了好半晌才鼓起勇气回屋。
  她回去的时候陆封寒正在看书,他的半侧脸在烛光下显得格外的俊美,昭昭不敢打扰他,越发放轻了脚步。
  陆封寒自幼习武,哪能听不到昭昭的脚步声,他把书放下:“夜深了,安置吧,”接着就用银剪熄灭了烛火。
  昭昭小心地看着陆封寒:“公子,你喜欢睡里侧还是外侧?”
  之前昭昭都是行房过后累坏了,也不知道睡在哪侧,这会儿自然是要问清楚的。
  “都可,你喜欢住哪里就住哪里。”
  昭昭躺到了里侧,然后盖上了锦被,她喜欢睡在里面,然后从锦被里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公子,你也躺下吧。”
  紧接着陆封寒就躺下了。
  昭昭能感受到身侧之人的呼吸声,还有他身上那股子清冷的味道,怪好闻的,可这些都缓解不了昭昭的紧张,除去前几次行房,这是她第一次和男人躺在一张榻上。
  好半晌,都没有动静,昭昭才放下心来,她觉得男人可能是累了,没有那个的意思,然后逐渐有了困意。
  可就在昭昭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她感觉到一只手探进了被子里,然后握住了她纤软的腰肢。
  昭昭一下就清醒了,她睁眼看见男人的眼睛。
  就在那只手还要再往上的时候,昭昭开口了,她的声音有些软,有些无辜。
  “公子,我来葵水了……”
  作者有话要说:昭昭:突然的开心是怎么回事!


第7章
  屋子里陷入了一阵寂静当中。
  昭昭也是刚才那一瞬间才想起来,她这几天来了葵水,不能那个。
  陆封寒的动作也停下了。
  他没想到昭昭会来葵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