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室不好当-分卷阅读28

s:v章评论随机掉落红包哦。
  推荐我的预收文:
  《穿成冲喜的假千金》:
  《真假千金》一书中,女配是被抱错的假千金。
  为了报答养父母的恩情,
  代替真千金嫁给受重伤将死的靖远候陆砚冲喜。
  穿成假千金的苏桃心情复杂地看着榻上昏迷不醒的男人,想起书中他也没多久可活,且她也无处可去,便安心照顾起陆砚,算是做件好事。
  结果谁能想到,陆砚竟然醒过来了,还张口就喊她娘子!
  ————
  靖远候陆砚心狠手辣,恶名昭昭,见他昏迷不醒,世人皆拍手称快,就等着他咽气。
  而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昏迷后的他竟然附身在一块玉佩上,虽口不能言,却能看见周围发生的事。
  于是他看着那个冲喜嫁进来的小姑娘每天帮他擦洗身子,帮他上药,给他喂水。
  当众人把他拉到院外,等着他咽气的时候,是她哭红着眼睛把他带回去,对着昏迷的他说:“走,跟我回家。”
  醒后的陆砚逐渐强大,成为大齐权倾天下的靖远候,可他始终忘不了她穿着红嫁衣进门时的模样,还有那句“走,跟我回家”。
  这句话,他记了一辈子。
  我在黑暗里望着你,
  而你,向我走来。
  ————————————————
  《将军家的小娇妻》
  男主篇:
  萧珩自幼随父兄出战,南征北伐,冷厉果决,威名赫赫,世人皆称之为萧小将军。
  然后一朝联姻,萧珩娶了个娇滴滴的妻子回来。
  这女人像朵娇花,动不动就泪眼蒙蒙。
  心生不喜,萧珩将其放置一旁。
  后来,床笫之间,萧珩听着自家小娇妻的求饶声,心道其实娇软些也不错。
  萧珩:嗯,真香。
  女主篇:
  穿越而来的姚芙看见萧珩的第一眼,就知道他也是迫于无奈才娶了她,听闻其心中还有一个白月光。
  无所谓,不过一起搭伙过日子。
  岂料后来,萧珩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里。
  姚芙笑问萧珩:脸疼不疼。


第26章
  怎么会有男人进来,而且在这男人进来的当口就有人把门给拴上?
  昭昭就算没怎么经过事,也知道这是有人故意为之。
  昭昭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儿。
  她想起了话本子里那些陷害人的手段,其中一条便是把女子和男子关在一个屋里,然后就能轻而易举地毁了这女子的名声。
  这手段虽简单,却一击致命,这时最重视的便是女子的清白。
  何况就算不是这手段,这样僻静的小殿里进来个男人也危险的很。
  昭昭咬住唇,她连忙推开窗想逃走,可用足了力气也推不开,定是有人提前动了手脚。
  无奈之下,昭昭抬眼扫视了一下內间,发现里面只有一张榻,再就是一张桌子并几个小凳,除此外什么都没有了,可以说是一目了然,连躲都没个地方躲!
  她该怎么办?
  正好这会儿外头的门彻底被拴住了,而槅扇外的男人也没动了。
  气氛一时有些安静。
  可下一刻,那男人又继续走了起来。
  昭昭急的喊道:“你不许进来!”
  可说话间那男人已经绕过槅扇了,他看着里面的昭昭,愣住了,这里面竟然还真的有人。
  昭昭吓得闭上了眼睛,完了完了,她想起了在洛州时徐兴德强迫她的那一幕,那时候有陆封寒救她,可这会儿还有谁来救她。
  陆封弘也被这情况也给弄晕了,他把声音放温和,“这位姑娘,你别怕,我不是坏人。”
  “你胡说。”
  昭昭可是闻到了陆封弘身上的酒气,她们俩之间有着三步的距离呢,可饶是如此都能闻见他身上的酒味儿,可见是喝了多少酒,喝了这样多的酒进了这屋,定是个登徒子无疑了。
  不行,她得想个办法。
  昭昭睁开眼,她拿起一旁桌子上的茶杯,“哐当”一下摔在地上,然后迅速捡起来一个瓷片放到自己的脖子旁:“你不许过来……”
  要是这人再过来,她就用碎瓷片划破脖子,如此一来这人手上也碰了人命官司了,看他敢不敢过来。
  陆封弘是彻底懵了,他不得已后退了一步,离昭昭更远了:“这位姑娘,我真不是坏人,你大可不必如此,你看看你这么美的脖颈若是留了疤痕可就不好看了。”
  说完他就意识到说错话了,他自幼就这个性子,喜欢说些俏皮话。
  可这话听在昭昭耳朵里则是油嘴滑舌,没个正形,还敢说自己不是坏人,她紧紧捏着碎瓷片,生怕被这人抢去。
  无奈之下,陆封弘只得老老实实一字不漏的解释起来,“姑娘你听我说,我今日来宫里是来赴宴的,因着在前头碰上了不少好友,不自觉就喝多了,头有些晕,这不就过来小殿想着歇会儿。”
  “可谁想到我刚进了这小殿就有人把门给拴上了,我想着看看是怎么回事,结果听到了槅扇里头有动静,就先进来了,这些都是真的,绝无一分假话。”
  陆封弘见昭昭还有些不相信,就扒拉了下他的脸:“姑娘你仔细看看,我长的像坏人吗?”
  昭昭凝神看了下陆封弘,长的不错,算是英俊,看着确实不像坏人。
  其实陆封弘后来解释了这么多昭昭就信了,哪有坏人不做坏事在这儿讲道理的,看来这人确实是误走进这小殿了。
  昭昭把放到脖颈上的碎瓷片拿下来,紧紧攥在手里以防万一。
  陆封弘见状就放了心,他这人有个毛病,最喜欢看美人,眼前的昭昭可以算是他平生见过最美的,他当然不希望昭昭身上留疤。
  昭昭松了口气,她想庄侧妃和韩侧妃应当是真的安排了人过来,只不过这男子不小心走进来了,外面的奴仆不认识人,便误以为是原本安排的人进去了,然后便拴上了门,这会儿应该去禀告主子去了,下一步估计就是抓奸了。
  其实昭昭这次还真的全猜对了。
  想到这里昭昭开始慌起来,走进来的是谁都不重要,只要是个男的,就会诬陷她的。
  昭昭抿了下唇瓣:“这位公子,我们得想个办法。”
  …
  御花园里。
  奇花异草,假山流水,美不胜收。
  亭子里还摆了许多笔墨纸砚,许多女眷在此赏玩,今日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女眷,德妃也分出心神去应酬。
  身为儿媳的薛月和韩、庄两位侧妃自然随侍在侧,忙了一个时辰,德妃有些累了,就叫宫女扶着去了一旁的小殿休息。
  薛月几人也终于轻松下来。
  庄侧妃趁此机会往一旁的回廊走了走,果然,有个嬷嬷等在这儿。
  嬷嬷见了庄侧妃就行了个礼:“娘娘,都办妥了,人已经被关在里面了,现在就可以过去。”
  庄侧妃闻言眼睛都亮了起来:“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娘娘放心,”嬷嬷说。
  这嬷嬷一直守在小殿外,等人进去了就悄步过去把门拴上,至于窗扇早就叫人用木条封住了,何况那进去的人是她们安排的人,只是防昭昭逃走而已。
  庄侧妃的心顿时就火热了起来,这下她一定要让昭昭再无翻身的可能,一个失了清白的女子,别想留在王府里。
  “劳烦嬷嬷了,”庄侧妃说。
  这嬷嬷是宫里的一个管事嬷嬷,正好负责管辖那座小殿所在的小院,搭上这嬷嬷的线可不容易,凭庄侧妃自己是办不到的,庄侧妃特意求了娘家才搭上这嬷嬷。
  “嬷嬷放心,等事成之后我会叫人把银钱送到你老家的。”
  “那就多谢娘娘了。”
  有了嬷嬷的话,韩侧妃心里也有了把握,现在可以过去捉奸了。
  韩侧妃回来后就急急忙忙地拉过薛月,面色惊惶:“王妃,妾身有一事要禀报。”
  “有事便说吧。”
  “这里说话不方便,还是出去再说吧。”
  庄侧妃也不是全然没脑子,她是要陷害昭昭,可这算是家丑,不能叫赴宴的人都知道,否则连她们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