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分卷阅读5

告递给严州:
  “其它的恐怕要等庭深醒过来再看了。”
  林锦时话音刚落,就见严州向前两步,连报告都没拿,直接越过他走到了病床边:
  “七爷,您醒了?”
  林锦时转身,才发现傅庭深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当即便松了一口气,瞥了一眼手表:
  “还好醒了,你昏迷了四十二分钟,身体有什么不适吗?”
  “没有。”傅庭深起身,发现自己在病房,不过从林锦时的问话中也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严州说你刚刚的举动很反常,说说吧,这次昏迷的原因。”林锦时直觉,傅庭深知道些什么。
  “看到了一个背影。”傅庭深也一改以往拒不合作的态度,这一次非常配合。
  “背影?”多年好友兼主治医生,林锦时对这个词语非常敏感,“和你的梦有什么联系?”
  “很像,”傅庭深给了林锦时一个眼神,“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除了一个是及腰长发身着古装,另外一个是短发身穿衬衣牛仔裤。
  “这……”林锦时“蹭”地一下站了起来,看着傅庭深,唇角动了动,最后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就像是多年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突然有了一丝解决的希望,让人激动的同时又有些不敢置信。
  过了一会儿,林锦时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最后斩钉截铁地丢出了三个字:
  “调监控!”
  “林少……”谁知听到他这话之后,严州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什么?”林锦时现在满心都是刚刚傅庭深的那句“一模一样”,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出那个人。
  若现实中真有这么一个人,那他最开始关于催眠的猜想极有可能是正确的。
  “恐怕调不出来,”严州语气僵硬,“今天七爷也在。”
  话说的委婉,可林锦时却听懂了。
  傅庭深在,所以没有监控。
  其它地方还好,但他这里是医院。
  为了从根本杜绝消息泄露的可能性,每次傅庭深来医院,林锦时都会让下面的人切断傅庭深所到之处的全部监控。
  林锦时顿时深感无力,原本是为了万无一失,现在却丢掉了唯一的线索。
  “来医院不是看病便是探病,”傅庭深则是最为冷静的一个人,“将医院中所有病人的资料调出来,调查其亲朋好友,总能找到。”
  即使一直坚持自己没病,但傅庭深也不得不承认,这些年他深受梦境的困扰,现在有了线索,傅庭深不介意向下深查。
  “对!调资料!”像是给了一个方向,林锦时听到这话连忙向外走去,不用想也能知道是去调取医院的资料库了。
  “走吧。”林锦时走后,傅庭深也下了床,整理好衣着后,便示意严州跟上。
  “不等林少爷吗?”严州不解,不是七爷让林少去调取资料的吗?怎么现在就要走了?
  “这事急不得。”似是觉得严州这个问题颇为愚蠢,傅庭深给了严州一个异常嫌弃的眼神,转身向门外走去。
  若今天自己看到的那人是患者还好说,若不是,光是调查排除就要破费一番功夫,自己一分钟几亿上下可不是拿来等调查用的。
  “若是林少爷那边没有进展……”意识到自己刚刚的问题有多愚蠢后,严州也明白了这件事的困难程度。
  来探病的可能是亲戚,也可能是朋友,甚至是同学、同事,甚至还有可能是医院工作人员的亲朋好友。
  林锦时的医院连病人带员工一共有两万余人,这还不算每天流动的门诊患者,要从中找出一个不知道是患者还是亲属的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幸运的话今天就能找到结果,要是运气不好,恐怕十天半个月都算快的。
  意识到这一点后,严州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一开始因为找到线索的喜悦也消失地无影无踪。
  “不着急,”傅庭深像是想到了什么,“总是能再见面的。”
  “怎么能不急呢?这可是……”傅庭深后面半句话声音低不可闻,严州并没有听到,连忙反驳,但是在触及傅庭深的表情后,却将下面的话咽了回去。
  严州跟在傅庭深身边近十年,从来没在傅庭深的脸上看到过这样的笑容,意味深长中夹杂着一丝趣味,甚至还有一丝若有似无的怀念。
  傅庭深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在第一次做梦的时候,他就有所预感——他能见到梦中之人。
  这种预感在昨天梦到那人转身后,就愈发强烈。
  还不等傅庭深去探索,今日便遇上了。
  而此时的傅庭深也有预感,自己与那人的缘分并不会止步与此,他们还会再见面的,甚至用不了多久。
  所以他并不着急,甚至多了一丝趣味——
  对于自己这几年的梦,他突然多了一丝想要知道真相的兴趣。
  ……
  “噗——”
  黎星辰抬手擦去嘴边的血迹,脸上的表情有些严肃。
  刚刚从回到家后,虽然心脏处的疼痛感已经褪却,但他依旧无法忘记自己刚刚在医院的感觉。
  越想越在意之下,凌星辰决定为自己卜算一卦。
  虽说医者不自医,算者不卦己,可黎星辰作为一国国师,总有一些压箱底的本事,就算不像算别人那样清晰,总是能得到一个大致模糊的方向。
  可这一次,黎星辰却什么也没有算出来,最后更是遭到反噬,若不是黎星辰收手及时,恐怕不止是吐血这么简单。
  可即使是这样,黎星辰心中也隐约有了一个猜测。
  若真是自己心中的答案,就算刻算不出,也不应当遭到反噬,莫非……
  想到这里,黎星辰心中便有些激动,又有些后悔,若真是如此,他今天就不该轻易离开医院。
  可懊恼只是一瞬间,黎星辰便收拾好了心情:
  一切因缘皆有定数,今日或许是时机未到,上辈子自己欠了他,还好上天垂爱,愿意给他一个弥补的机会。


第五章
  自从那日占卜之后,黎星辰的心情就好了不少,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若说刚来到这个世界的黎星辰像是一块冰冷的石头,那么此时的黎星辰则是更像是一个有感情的人,柔和了很多。
  不过心情好归心情好,正事也不忘落下,终于,在来到华夏的第四天,黎星辰行动了。
  “天成娱乐”出门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坐上去后,黎星辰只说出了四个字,便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赞叹一声现代社会的方便快捷,出门随手一挥,就能招到出租车,出行方便,速度比当初他那匹汗血宝马还快。
  “好嘞!”司机应和一声,方向盘一打,便向天成娱乐的方向驶去。
  接下来便是一路无话。
  期间司机不止一次通过后视镜观察自己的这位有些特殊的乘客。
  他是一个非常健谈的人,同时也有些没办法忍受沉默,平时和天南地北的乘客都能聊上几句,就算是长相再严肃的人,他也没有怵过。
  今天这个客人长得秀秀气气,身材甚至可以说的上是柔弱,但不知为何却给司机一种非常不好惹的感觉,所以好几次司机想要找点话来说,最后还是将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平心而论,司机做这行也有二十余年了,从来没有见过长相比今天这位乘客更为出众的人,就算他身上穿的衣服并不是什么奢侈的品牌,却依旧给人一种价值不菲的感觉。
  坐在椅子上的动作很是随意,但却让人不由自主地将视线放在他的身上,这个时候司机似乎有些明白追星的女儿口中那些天花乱坠的夸奖是什么意思了。
  黎星辰并不是没有感受到司机若有似无的打量,甚至他一眼也能看出司机的意图,但他本就不是热情的人,所以干脆就当是没看到。
  “小伙子是明星?”看了一眼路程才刚过半,司机到底受不了车内如此安静的气氛,伸手将收音机打开,装作不经意地询问着。
  “嗯。”黎星辰倒是瞥了司机一眼,他还以为这人能忍住一路不说话呢。
  刚上车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