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分卷阅读8

,开始寻思着,“比如星光的赵总,群星的刘总……”
  “你想做什么?”周强像是已经忘记了身上的疼痛,看着面色平静的黎星辰,背部早已被丝丝冷汗打湿。
  黎星辰一口气细数出来好几个人,都和周强不对付,要是知道周强以前做了什么,绝对不会放过这个能够将周强一口气打死的机会。
  与黎星辰这样无权无势的人不同,到了周强这个位置,只需要一丝怀疑,一丝线索,便能够向下深挖,就算不能彻底还原真相,也至少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我说过了,”黎星辰双手一摊,语气很是无奈,“我想解约。”
  “我怎么知道你解约之后不会出去乱说?”即使到了这个地步,周强也不愿意承认刚刚黎星辰口中的“三条人命”,只说黎星辰是胡言乱语。
  “这个我就不能保证了,”黎星辰话音刚落,便收到了周强恨不得杀人的目光,可国师大人丝毫不介意,“但你除了相信我,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你……”周强看着黎星辰,想要反驳,却发现根本无从反驳。
  “解约之后我会不会说我不知道,”黎星辰单手托腮,脸上的表情略显无辜,“但要是今天没解约,那我可就一定管不住自己的嘴。”
  “好!”周强死咬着牙关,最后终于挤出两个字,“解约!”
  “可是我拿不出来那么多违约金,”黎星辰脸上有些为难,“要不还是算了……”
  “不用了!”周强连忙打断黎星辰接下来的话,“不需要违约金!”
  “真的吗?”黎星辰意外地看着周强,像是有些不相信。
  “像你说的,天成娱乐也没有完全遵守合约,怎么好再要你的违约金?”周强死咬着牙关,连忙点头,他现在只想把这个瘟神快点送走。
  黎星辰起身将周强身上的穴道解开,随手将一早便准备好的解约书放在周强的面前:“那就麻烦周总签个字。”
  周强大致扫了一眼合约,发现黎星辰并没有得寸进尺地提出任何条件,只是一份单纯的解约书后,悄悄松了口气,连忙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动作颇有些迫不及待。
  “谢谢周总,”黎星辰看到周强的动作,满意地点了点头,“周总果然是个讲道理的人。”
  此时黎星辰口中这个“讲道理”,落在周强的耳朵里却显得讽刺极了。
  但一想到黎星辰刚刚的手段,周强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能咬牙附和:“当然。”
  “以前的日子多谢周总照顾了,”黎星辰拿起解约书,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无期。”
  意味深长地看了周强身后一眼,黎星辰利落转身,离开了周强的办公室。
  离开办公室后,黎星辰先是去了一趟洗手间,对着镜子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出声:
  “出来吧。”


第七章
  其他人听到黎星辰这话一定会感到疑惑,因为整个洗手间包括外面的走廊当中,都空无一人。
  但黎星辰会这样说,自然有他的道理。
  刚刚他的话并不是在吓唬周强,而是在走进办公室一瞬间,便看到了屋子里的三个怨灵。
  虽然说不上怨气冲天,但也差不了多远,更别说那三个怨灵都没成年,身上怨气更是浓厚。
  三只怨灵都死死地盯着周强,恨不得扑上啖其肉饮其血,但是又似乎在忌惮着什么,都不敢轻举妄动。
  在黎星辰提到他们的时候,他们甚至还看了黎星辰一眼,似乎有些不确定黎星辰说的是真是假,直到最后黎星辰离开时的那个眼神,让他们决定跟出来看看。
  现在听到黎星辰的话后,三只怨灵你推推我,我推推你,终于从墙角处飘了出来,不过也不敢走的太近,远远地看着黎星辰。
  黎星辰也在看着这三只怨灵,这还是他到华夏后第一次见到怨灵。
  “你能看到我们?”最终还是怨灵沉不住气,三只相互对视后,终于由其中唯一一只男性出口询问。
  “当然。”黎星辰轻笑,区区怨灵而已,若是他连这个都看不见,这个国师也就别当了。
  “那你刚刚为什么说是骗他的?”这次开口询问的是另外一只女性怨灵,从面相依稀能够看出,出事之前应该是年龄最小的一个。
  “因为……”黎星辰摸了摸下巴,似乎在沉思着什么,“封建迷信不可取,我们要相信科学!”
  不用说,科学这个东西,自然是国师大人到华夏之后才学习到的新词语。
  ???
  三只怨灵现在只剩下满脑袋问号,对着怨灵讲科学?这聊天进行不下去了!
  “你们有什么事吗?”见三只怨灵都不说话,想着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黎星辰干脆直接开口询问。
  在南原国,大部分人在死亡后会直接没入轮回,其中有一小部分人会形成灵体弥留人间。
  这些人大部分是因为心愿未了,在完成了他们的心愿后,同样会进入轮回。
  除此之外,灵体中还有一种特殊的存在,那就是怨灵。
  怨灵大多因为人们生前死于非命,而死亡越事惨烈,怨气越是浓厚,若是怨气不散,便永远也无法进入轮回。
  所以在南原国中,就有着一群人,专门以帮助灵体完成心愿以及帮助怨灵引渡怨气为生,被人们称为引渡人。
  国师虽然不是引渡人,但引渡人会的事,国师都会。
  “我们想知道要怎么样才能靠近周强。”提到周强,三只怨灵身上原本有些稳定的怨气开始弥漫,原本还能看清楚长相的脸也逐渐变得扭曲。
  “靠近周强?”黎星辰并不感觉意外,但还是照例询问了一句,“你们不想去转世投胎?”
  怨灵想要靠近凶手,除了报仇外不做他想,但在南原国中,怨灵一旦沾染上人命,便再也无法转世投胎,身上的怨气随着凶手的死亡而逐渐消散的同时,怨灵也会直接灰飞烟灭。
  但根据这几日黎星辰阅读的华夏的鬼怪神话故事,他了解到华夏之中似乎有着一个叫地狱的地方,专门惩罚沾染上业报的灵体。
  虽然鬼怪神话故事大多为编造,可空穴不来风,黎星辰觉得这种说法或许并非全是臆想。
  “转世投胎?”似乎是因为这话太过可笑,三只怨灵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但那笑声中,包含着无数痛苦、屈辱与悲愤,笑到最后,年龄最小的那个女孩子却忍不住哭了出来。
  怨灵并没有眼泪,不过那悲怆的声音,却让人无法忽视。
  没一会儿,怨灵就收拾好了心情,给黎星辰讲了个故事,关于他们的故事。
  很平常,却让人内心无法平静的故事。
  年轻时候的周强比起现在的手段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更加心狠手辣。
  三个人曾经都是周强手下的艺人,同时都是农村出身,没有什么身份背景,被周强哄骗着签了约之后,才发现周强一开始的承诺全都是为了哄骗所说的空话。
  刚签约的时候,他们可以说是入不敷出,就连每天的三餐都成问题。
  可是这种情况谁也不敢和家里人说,因为他们出来的时候,都曾经告诉家人会挣钱让他们过得轻松一些。
  现在无法补贴家用也就算了,还怎么开得了口问家里要日常所需?
  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过了两个月,周强就露出了他的真面目,让他们去陪酒,说是陪酒,其实就是三陪,投资商想做什么他们都不能拒绝。
  这也是那个男性怨灵第一次知道,世界上还有喜欢同性的人,即使身为男性,他也并不“安全”。
  三个人当中死的最早的是叫琴宁的女怨灵,因为宁死不从,最后被周强失手打死了。
  或许正是这一次杀人,降低了周强的道德底线,后面的行事作风更加狠辣起来。
  最为明显的转变就是周强开始在他们饭菜里下药,让他们吃了之后浑身酸软无力,同时也开始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甚至用他们家人的安全做威胁,逼迫他们不得不听从周强的指示。
  铁打的人也经不住周强让他们一天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