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分卷阅读9

四五个人的强度,最终在男性怨灵被折磨死后,最小的女孩子在看不到希望的情况下,终于受不了折磨_zi_sha了。
  处理尸体这种事周强已经变得轻驾就熟,若说一开始琴宁死亡的时候还有一些小麻烦,后面两个人周强已经有了“经验”,甚至连一点水花也没惊起,更别说最小的女孩是实打实的_zi_sha。
  “可怜我爸爸妈妈,死活不愿意相信我会无缘无故_zi_sha,来找周强理论,那个畜生竟然叫人生生打断了我爸爸的双腿……”
  听到后面,黎星辰也明白几人心中怨恨难消,微叹了一口气:“你们无法靠近周强,是因为他身上原本有一道护身符。”
  “原本?”几个怨灵立刻就听出了黎星辰话中的不同之处,原本有,那现在就是没有了?
  “刚刚揍他的时候,顺便把护身符上的灵气打散了。”黎星辰的语气颇为无辜,好像真的只是手滑。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可以靠近他了?”怨灵立刻就明白了黎星辰的意思,恨不得立刻就回去将周强给撕碎了,却因为黎星辰还在,所以都没有动。
  “没错,”黎星辰点头,“但是你们可要想清楚了,一旦动手,或许你们就无法再转世投胎。”
  “谢谢提醒,”三只怨灵面容扭曲,“但是我们等了近十年,就是为了这一天,他凭什么在做尽坏事后如此风光!”
  在发现没办法靠近周强之后,三只元灵只能每天都诅咒周强倒霉,谁知周强反而越来越顺风顺水,不仅事业越做越红火,家里的钱财也越聚越多,这让他们怎么能安心投胎?
  生前受尽曲辱,死后还被周强利用了个干净,甚至还有残害父母的仇恨,这让人如何放下?
  “既然如此,那就去做想做的事吧。”黎星辰见劝不动,便也不打算多劝。
  若不是看在都曾经遭受周强的毒手的份上,黎星辰甚至不准备管这件闲事。
  国师大人在南原国的怨灵当中还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叫“鬼见愁”。
  原因无他,有些灵体想要完成的事过于复杂,一般的引渡人并不能解决,便会有人求到国师大人身上。
  但国师是出了名的雁过拔毛,口中的名言便是“死了又如何?生前总是有点家底的,烂船可都还有三斤钉呢!”。
  所以大多没点家底的人并不敢轻易寻求国师帮助,毕竟谁也不知道,他们生前那点钱财,能不能填饱国师的胃口?
  连怨灵的钱财都不放过,可不就是“鬼见愁”吗?
  而这三个怨灵,黎星辰打眼一扫便知道都是穷苦命,别说是什么钱财了,恐怕就连三斤钉都没有!
  “谢谢!”诚恳地道过谢后,三只怨灵才转身离开。
  若是华夏的天师知道黎星辰的这一行为,一定对他的行为不能苟同,人死后进入轮回本是顺应天道,而死后弥留人间便是为天道所不容。
  作为天师不将怨灵送入轮回防止他们为祸人间累及普通人也就罢了,居然还将生人身上的护身符打散任由怨灵为非作歹。
  但黎星辰可不管那些什么弯弯绕绕。
  什么顺应天道?什么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不可将两界规定混为一谈?他只知道冤有头债有主。
  至于怨灵对普通人动手之后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魂飞魄散也好,打入十八层地狱受不得轮回之苦也罢,那也是别人心甘情愿,何须他人多言?
  解决完三只怨灵,黎星辰也转身离开了天成娱乐,这个地方,黎星辰是多待一秒都嫌恶心。
  离开的时候,自然也引起了不少人的议论。
  周强办公室里面的动静虽然不大,但娱乐圈这种地方本来就没什么秘密,更别说黎星辰前脚离开,后脚周强就发了好大的火。
  但大家看到黎星辰没事人一样的模样,都有些纳闷:
  得罪了周强还能这么淡定,这孩子别是缺心眼吧?
  不过黎星辰在天成娱乐本来就是独来独往,现在更是得罪了周强,这样的情况之下,竟然没有一个人肯上前关心两句。
  黎星辰也不需要旁人的关心,甚至懒得和带着面具的人虚与委蛇,更是乐得轻松。
  转念想到自己兜里已经穷的叮当响,再加上刚刚帮助那三只怨灵办事却没有半点收入,黎星辰脚下一转,决定去找几个冤大头宰上一笔。


第八章
  对于一个相师来说,最容易赚钱的途径是什么?
  自然就是替人算命了!
  而华夏之中,提到算命,首先想到的便是天桥与古玩街,国师大人虽然是个外来户,但是已经能够熟练地运用网络等工具,所以这一点并不能难倒他。
  半个小时后,古玩街上便迎来了一个年轻又俊美的——江湖骗子。
  “小伙子,你今年多大?”
  旁边的人看着黎星辰面前那张写着“看相算卦”的宣纸,脸上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做他们这行的人什么样的都有,可基本都是一套标准的行头:
  灰布长衫、山羊胡、一副小墨镜、一布帆旗帜,讲究一些的甚至还会拿上一本周易,端着一副仙风道骨世外高人的模样。
  可不管讲究的还是不讲究的,做这一行的大多都是四五十岁往上的年纪,再年轻一些的也有三十岁,像黎星辰这样年轻的可一个都没有。
  “十七。”黎星辰瞥了一眼问话的人,一眼便看到那人身后“黄半仙”的布帆,随口回答着。
  低头开始研究着刚买到手的黄符朱砂,眉宇间颇有些嫌弃,国师大人就没用过这么品质这么低劣的黄符与朱砂,不过想到兜里的钱财,虽然嫌弃,也就只能先这样了。
  “不读书吗?”黄半仙本以为黎星辰只是看起来年轻,毕竟这人身上有一种经历过风霜的成熟感,谁知道的确没有成年。
  十七,这个年龄应当还在学校读高中吧?
  “今天周末。”这人别是个傻子吧?
  说话间黎星辰随手画了一道平安符,因为材料的原因,成品有些差强人意,但到底也算是勉强及格。
  确定这符纸朱砂可以用后,黎星辰大笔一挥,又是几道平安符。
  “你这是画的什么?”意识到自己问题的愚蠢,黄半仙有些悻悻的,低头便看到黎星辰随手画出的符纸,随手拿起一张,“还挺像模像样?”
  黄半仙也说不出来与他们平常用的符纸有什么不同,只觉得黎星辰的符纸入手后便给人一种舒适感,符上的线条也让人感觉异常流畅。
  “平安符,”黎星辰没有阻止黄半仙的动作,“承惠,三万一张。”
  “什么?”黄半仙差点没将手中的符纸扯破,还好反应及时,连忙仔仔细细将黄符放了回去,“别人的平安符顶天了三千!”
  还是有些道行的!可后面半句话黄半仙并没有说出口。
  “东西不一样,价格自然不一样。”瞥了黄半仙一眼,黎星辰像是在看一个_bai_chi,不过见黄半仙将符纸完完整整地还了回来,也就没有多加计较。
  “不是我说,你这个价格也太贵了,不会有人买的!”黄半仙见黎星辰画的认真,真心实意地劝说着。
  黎星辰却丝毫不为所动,将符纸挨个挨个叠了起来,黄色的符纸在白皙修长的指间迅速翻飞,像是一只蝴蝶,画面优美地不像话,让人移不开眼。
  “有人吗?”
  “来了来了!”黄半仙看黎星辰叠符纸的动作竟然一下看入了迷,直到身后传来客人的询问声才回过神,连忙转身应允,同时快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黎星辰对黄半仙的离开没有任何反应,手中依旧在叠着符纸。
  “有什么需要吗?”
  刚将符纸叠好,黎星辰的面前便已经站定了一个人,遮挡住阳光投下一片阴影,恰好将黎星辰包裹其中。
  “我……”朱慧佳,也就是站在黎星辰面前的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
  她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诸事不顺,后来听说古玩街这边有几个厉害的算命先生,便决定来试一试,谁知道刚走到街口,便被黎星辰所吸引。
  无他,朱慧佳是个死颜控,看到好看的小哥哥就迈不开腿,看到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