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分卷阅读10

辰这样的神颜别说走路了,没有硬生生扑上来都算是保持了最后一丝理智。
  不得不说,黎星辰的所有地方都长在了朱慧佳的审美点上,甚至在黎星辰出声之前,朱慧佳脑海中全都是:
  “该死这个睫毛为什么会这么长?”、“啊啊啊啊这个鼻子怎么能这么挺?”、“这个手指我可以!我疯狂可以!”、“好想他抬头康康我!康康我!!”诸如此类的彩虹屁。
  但在黎星辰出声的一瞬间,朱慧佳便觉得有些懊恼,算命这个东西,颜值好像并没有什么用?不过懊恼只有一瞬间,因为下一刻她便被黎星辰的声音所吸引。
  脑海中的弹幕又开始循环起来,这一次则是“这个声音该死的好听!”、“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干净的声音!”、“awsl!我又活过来了!”、“他看我了!居然看我了!他的眼睛里有星星!!!!”
  “坐吧。”并不知道朱慧佳脑海中疯狂循环的彩虹屁,黎星辰指了指自己斥巨资购买的凳子。
  “好……”勉强关掉脑海中的弹幕,朱慧佳稳了稳情绪,在黎星辰面前坐了下来。
  并且迅速做下了决定:就算这个算命先生说的不准也没关系,这个颜值就已经很能打了!就当花钱和好看的小哥哥聊天,值!
  “想问什么?”这个客人有些呆,但黎星辰一眼就看出此人财运鸿旺,于是格外有耐心。
  “这段时间有些倒霉,”抱着不能在美人面前丢脸的决心,朱慧佳控制住自己即将脱口而出的尖叫,稳住心情,语气微颤,“我想问问运势。”
  “能否借右手一看?”虽然已经从面相上看出端倪,可为了让朱慧佳更加信服,黎星辰对着桌面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好。”朱慧佳很是期待地将右手伸了出来,脑子又开始了“他要摸我的手了吗?接下来几天我就不洗手了!”诸如此类的想法。
  可黎星辰接下来的动作却让朱慧佳无比失望,因为黎星辰自始至终都没有碰她一根汗毛,只是让她将手掌摊在桌上。
  黄半仙在将客人打发走后,抬眼便看到隔壁的小伙子对面已经坐下了一个年轻的女孩,稍加思索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还是失策了,这小伙子哪里是来看相的?分明就是来卖脸的!现在这些女娃娃哦,就是喜欢看脸!看到长得好看的小帅哥就什么也顾不上了!
  痛心疾首的同时,黄半仙不由自主地向黎星辰的摊位靠了靠,刚靠近,便听到了黎星辰略微清冷的声音:
  “你出身富贵,是家中独女,半生顺遂未有波折,只一点,十岁有一横灾为水劫……”
  这段话让黄半仙愣了愣,谁算命是这么算的?
  算命先生,说是算命,不如说是忽悠,基本上是半问半猜,若是来人面带愁苦便说她最近有事烦心,若是来人穿着富贵便说家境富裕。
  可绝不会在未经询问的情况下说什么“家中独女”、“十岁有横灾”之类的话,毕竟一个不小心便会翻车。
  就算是有些道行的,说话也基本是说一半留一半,以免到后面自打嘴巴。
  还不等黄半仙摇头,便见朱慧佳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原本关注着黎星辰颜值的注意也渐渐放到了黎星辰的言语上。
  而黎星辰还在继续:
  “现有一稳定交往的男朋友,并且决定于年内完婚,但婚事进展并不顺利,最大的阻碍在姑娘的父母。”
  “对……全对!”朱慧佳有些激动,原本坐在这里是因为遵守作为一个颜狗的本能,谁知道会有意外的惊喜?
  “恕我直言,”黎星辰并不感到意外,看相这种小事,他怎么可能出纰漏,“姑娘虽面犯桃花,却又透有靡色,此番恐不是良缘。”
  “什么意思?”原本有些激动的朱慧佳脸色立刻变得刷白,若不是因为太过喜欢现在的男朋友,怎么会顶着父母的压力也要计划婚礼?
  要是其他人告诉朱慧佳她的男朋友不是良缘,她肯定会大声反驳,但黎星辰开始说的太准,准到让她无从反驳。
  “而且……”像是没看到朱慧佳难看的脸色,黎星辰还在继续,“你最近时运不好,完全是因为命犯小人。”
  “命犯小人,”这话就是说这些天她倒霉完全是人为而不是天灾?虽然有些明白,朱慧佳依旧忍不住追问,“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不仅被朋友背叛了,”黎星辰干脆将事情挑明,“而且头顶还有点绿。”
  头顶有点绿这个说法自然也是国师大人最近学会的,觉得很是贴切,于是便拿来学以致用。
  黎星辰这话如果再直白一点,便是“你闺蜜绿了你男朋友并且还对你下手了。”
  朱慧佳并不是什么愚蠢的人,自然明白黎星辰话中的意思,明白归明白,但能够相信与能够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谢谢,”坐了好一会儿,朱慧佳才像是接受了这个现实,“多少钱?”
  “承惠一千。”这个价格很是让国师大人费了一番脑筋,收贵了似乎并不合理,但是太便宜也不符合国师大人的身价,于是最后定了一个黎星辰能够接受的最低价,“支持各大APP扫码支付。”
  黎星辰“看相算卦”的宣纸上,便有好几个收款二维码。
  一千!
  这个价格差点没让黄半仙惊叫出声,他们算个命大部分百八十块钱,收个四五百都算顶天了,这人居然敢张口就是一千!
  不过想到刚刚黎星辰言之凿凿的话语与朱慧佳不住点头的神情,黄半仙将到嘴边的“坑钱啊!”给咽了回去。
  “等等……”朱慧佳爽快付钱的动作让黎星辰很是满意,决定再提点她几句,“我观姑娘命宫发黑,恐有血光之灾。”
  “什么?”朱慧佳有些惊着了。
  “不用害怕,”黎星辰摆了摆手,言语间有些安抚之色,“不会危及性命。”
  也是因为问题不大,黎星辰才没有一开始便说出来。
  “有化解的办法吗?”话虽然是这样说,可谁会愿意无缘无故倒霉?朱慧佳自然也是如此,连忙询问解决办法。
  “我这有一道平安符,戴上后可保平安避祸事,”黎星辰将刚刚叠好的平安符拿了一个出来,“就是有个缺点,只能用一次,等符纸化为灰烬后,便无用了。”
  “平安符?”朱慧佳眼神一亮,不管这个符有没有用,就冲刚刚黎星辰铁口神断的话,她也愿意买单,“多少钱?买!”
  “童叟无欺,三万。”将平安符放在朱慧佳面前,黎星辰在心中计算着。
  要是这张平安符能卖出去,就可以去租一个大一些的房子,将小瞳接出来,剩下的钱过几天再出去逛逛,说不定能遇到一两只家底丰厚的怨灵。
  就在黎星辰心底的算盘打得“啪啪啪”响的时候,朱慧佳已经将平安符拿了起来,很是爽快地转了账。
  三万块或许买个平安符是有些贵,但对于朱慧佳来说,还不够她买个包,于是很爽快的付了钱,甚至还多问黎星辰买了两个,准备回去给自己父母一人一个,求个心安。
  “小伙子,不错呀!”朱慧佳走后,黄半仙走到了黎星辰的对面,脸上满是钦佩,“这手本事也教教我?”
  “你学不了。”黎星辰一开始就看出了黄半仙的底细,风水看相这东西是需要天赋的,黄半仙还差一点。
  “话也不能这么说呀,”黄半仙有些不乐意了,“我在这行好歹也混了十几年了!”
  “是忽悠了十几年吧?”黎星辰似笑非笑地反驳,黄半仙的确有点本事,但是那点本事,说句难听一点的,放在南原国给黎星辰磨墨的资格都不够。
  “嘿嘿……看破不说破嘛,”被戳破之后,黄半仙脸上有些挂不住,但是又对黎星辰这手本事眼馋的紧,“不教我也行,要不我们先加个好友?”
  “做什么?”黎星辰瞥了一眼黄半仙,要不是看这人有些道行的份上,他早就一巴掌把人拍飞了。
  “看你年纪轻轻,应该不知道咱们华夏有一个玄学协会吧?”黄半仙也不管黎星辰的冷脸,笑嘻嘻地在黎星辰的对面坐了下来。
  “玄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