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分卷阅读12

的情况。
  发现这一点后,黎星辰决定自己可以经常看一看这个群,虽然价格都不高,但也不算低的离谱,至少可以满足他和星瞳的日常所需。
  就在黎星辰翻看着消息记录的时候,发现有提示有人“@”自己,点下去才发现at他的人是黄半仙:
  “今天的新人已经上线了,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黎黎黎黎黎。”
  “。”国师大人很是高冷的打了一个句号,表示自己在线。
  句号刚打出去,下面就多出了好几条询问:
  “黎黎,黄半仙说你擅长看相?还会其他的吗?”
  “听黄半仙说你才十七?”
  ……
  本着这些人能够给自己带来钱财的想法,黎星辰这次倒很是耐心:
  “寻龙点穴、风水相术、捉鬼擒妖……都比较擅长,今年十七。”
  芯子已经三十余岁的国师大人装起嫩来毫不心虚,甚至还有些理直气壮。
  这个回答让群内安静的消息静止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回复:
  “才十七就什么都会,小道友师从何人?”
  玄学界的天才并非没有,但到底是凤毛麟角,更别说是什么都会的人。
  别的不说,就说寻龙点穴,都说三年寻龙,十年点穴,足以能见其复杂与困难程度,十七岁便能够出师的人,怎么也不应当默默无闻。
  “师父隐居多年,现已仙逝。”
  这一点黎星辰倒没撒谎,他的师父是南原国上一任国师,在将国师之位传给他之后便娶云游四海,按照华夏的时间来看,恐怕连骨灰都找不到了。
  黎星辰的话让大部分人觉得他是在吹牛,但碍于黄半仙的面子并没有人直接点出来,到底都是三四十岁的人了,自然而然地便将话题转向了别处。
  国师大人即使隔着屏幕也能够明白这些人的心思,但也同样没有点出来。
  实力这种东西,展现在人前了才能叫实力,时间还长,国师大人并不着急,继续在群里看了一会儿后,见外卖到了,就直接关闭了群聊。
  吃过饭后,国师大人准备看看有没有什么任务,便顺手点开了玄学学会的群聊,却发现群内的气氛有些沉重:
  “造孽啊,不知道又要多多少冤魂。”
  “善哉、善哉,相隔太远,老衲只有以《往生咒》望他们早日投胎。”
  “恰好在事故现场附近,看了一下还算干净,各位不必太过挂念。”
  ……
  这是在说什么?
  黎星辰眉头微皱,还没来得及向上看记录,便看到了手机顶端的新闻推送——
  “H市通街大道一货车失控,连撞十余辆车辆后侧翻,现已致七死十三重伤。”


第十章
  黎星辰瞳孔微缩,伸手点开新闻链接,入目便是一张事故现场的图片:
  侧翻的货车、四处散落的货物、被压在货车下以及被撞击地面目全非的小轿车、即使打上马赛克也掩盖不了的满地鲜血……
  网友们无一不在痛骂货车司机,同时也在为被牵连的无辜感到惋惜心痛。
  看了一眼事故发生的地点以及时间,黎星辰立刻便想到了早上的出租车司机。
  而此时的出租车司机呢?
  此时他正在回家的路上,手里拿着黎星辰的签名,嘴上哼着轻快的小调。
  “乖宝快看爸爸给你带什么……”走进家门,司机甚至还来不及换鞋,便兴奋地冲着屋里的女儿嚷嚷着。
  话还没说完,便听到了妻子带着哭腔的责问: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打你电话为什么不接?为什么要关机?啊?为什么关机?”
  数落的同时妻子不忘一拳一拳地砸向司机,发泄着自己地情绪。
  “关机?手机没电了,”司机将没电的手机掏了出来,有些摸不着头脑,“想着马上就要到家了就没急着充电。”
  以前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情况,妻子的反常让司机意识到或许是发生了什么事,连忙将手中的东西放下,抱着妻子轻声安抚。
  “以后我一定保持手机开机……”
  随着司机的安抚,妻子的哭声渐渐停了下来,在司机怀中低声啜泣着。因为大喜大悲的情绪起伏,导致身体有些微微抽搐。
  “发生了什么?”等妻子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司机才开始轻声询问。
  妻子张嘴正准备说话,却发现因为刚刚哭了太久,现在嗓子已经嘶哑,干脆将手机直接递给了司机。
  司机一眼便看到了手机界面上显示的事故新闻——
  通街大道,这是司机每天下班回家的必经之路,而事故发生的时间和地点,司机也非常熟悉,立马明白了什么,连忙向妻子解释:
  “我今天回家绕了绕路,没有经过这里。”
  “今天怎么会想着绕路?”这个时候,女儿也回到了家中。
  刚刚她去了事故现场,确定父亲不在受害者之列后便连忙回家准备告诉母亲这个好消息,谁知刚进门便看到了父亲和母亲坐在了沙发上,进门便听到了父亲的话。
  为什么?
  听到女儿的询问,司机便不由自主地想到自己今天下班回家的场景:刚走到通街大道路口,便想到早上黎星辰略带深意的那句提醒:
  “要是不着急的话,今天回家你不妨绕绕路,江边的风景就不错。”
  也不知怎么的,便想去江边看看,却没想到正是因为这一念之差,让他和死神擦肩而过。
  想到这里,司机便是一身冷汗,同时也深感庆幸,将这件事说了出来,并且不忘将签名递给女儿。
  对于司机的经历,妻子和女儿都大感惊奇,后怕的同时也感到庆幸:
  司机是家中的顶梁柱,妻子与女儿完全没办法想象,若是司机出了事,他们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
  “黎星辰?”接过司机递过来的小本子,女儿发现上面是一个让她完全陌生的名字。
  作为一个追星少女,娱乐圈内但凡能够叫得上名字的人她都可以如数家珍,这个名字她却闻所未闻。
  上网查了一下,发现关于这个人的信息几近于无,只能找到几张模糊的照片。
  应该是个新人吧。
  女儿在心中思索着,但也不忘将签名好好收了起来:不管是不是新人,这个人可是救了爸爸一条命,等以后小哥哥出道了,她一定要给小哥哥打call!
  与司机有相似际遇的,还有找黎星辰算卦的朱慧佳。
  富丽堂皇的房间内,朱慧佳坐在沙发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旁边坐着一个贵妇人,正在不住地安慰着她。
  朱慧佳家境优越,所以从小被父母保护地很好,在感情这方面显得就尤为单纯,但这并不代表她愚蠢。
  相反,因为是家中独女,平时该学习的内容一样都没有落下。
  所以在得知自己可能被闺蜜和男朋友双双背叛之后,朱慧佳并没有声张,反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和闺蜜以及男朋友保持以往亲密的关系,但却在暗中留意两个人的动静。
  这一留意,便看出了问题。
  这两个人关系亲密地超过了普通朋友的界线也就罢了,最关键的是,朱慧佳还查到她的男朋友在和她谈恋爱之前就和她的闺蜜在一起了。
  而她的男朋友追求她和她在一起的原因更是为了她们家的财产。
  这段时间因为准备结婚的原因,朱慧佳不止一次向闺蜜提起自己准备的婚礼上的种种细节,谁知道单纯的分享喜悦听在闺蜜耳朵里成了赤·裸·裸的炫耀。
  熟知朱慧佳行程并且能够自由出入朱家的闺蜜便在一些小事上给她下绊子。
  像是戳破汽车的轮胎、在她的化妆品里面混进去一些让起痘的药物、在不起眼的地方抹上油让朱慧佳摔跤等等,以泄私愤。
  闺蜜没有想到的是,朱慧佳会因为这些倒霉的小事去找算命先生,这一算,就将她的这些小动作给看了个一清二楚。
  “好了,”朱太太便帮女儿擦着眼泪边安慰,“我和你爸爸早就说那个姓王的不是什么好人,你还偏不信。”
  语气颇有些恨铁不成钢,但更多的则是心疼。
  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