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分卷阅读15


  原身会的东西都不考,考的东西都不会?
  正准备放弃这次考试的国师大人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了刚刚同学的讨论:
  “依照杨老师的尿性,不及格的人恐怕又要被挂在全年级公开处刑了。”
  若只是黎星辰一个人,他当然不会介意,一次成绩的好坏并不能代表什么,但黎星辰没有忘记,他妹妹也在这个锦程高中并且还是同年级。
  要是自己的名字和不及格挂钩,一定会让妹妹感到失望吧?
  在内心挣扎一番,国师大人最终决定打破道德的底线,向英语试卷伸出罪恶的魔爪。
  而黎星辰的挣扎的过程,则是完完整整地被另外两个人看在了眼里。
  “你说他在做什么?”陆清野撞了撞傅逸晨的胳膊,同时对着黎星辰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你很无聊?”傅逸晨瞥了黎星辰一眼,随后没好气地询问陆清野。
  能在考试的时候交头接耳,就只有傅逸晨和陆清野了,至于原因?
  则是因为傅逸晨的成绩优异,原本应该进入最好的A班学习,但他却自己主动申请调到了F班。
  至于陆清野?虽然成绩及不上傅逸晨,但也不算是最差,怎么也能混到一个C班,却跟着傅逸晨来到了F班。
  两个学渣中的学霸,再加上过硬的身份背景,自然能够让老师对两个人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至于傅逸晨主动来F班的原因?则是因为F班规矩最为宽松,他可以随时请假走人。
  “你说他在做什么?”像是没有看到傅逸晨的冷脸,陆清野不怕死地继续说。
  “我怎么知道?”傅逸晨嘴上虽然这样说,但眼神却不由自主地向黎星辰飘去。
  只见黎星辰面无表情地盯着英语试卷看了一会儿,一动不动,无从下手的模样,而后又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伸出手开始掐算起来。
  “噗——”顾忌着其他人正在考试,陆清野将到嘴边的笑声给憋了回去,不过言语中依旧是掩不住的笑意,“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个未婚夫这么有意思?考试靠算的?”
  “他不是我的未婚夫,”傅逸晨双手拎着陆清野的脑袋一拧,强迫他将头对准自己的座位,“做你的卷子吧。”
  “好好好,”陆清野也不生气,连忙顺着傅逸晨的话向下说,“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怕激怒傅逸晨,陆清野干脆埋头看起试卷,一副“我很认真在考试谁也别想打扰我”的模样。
  至于黎星辰和傅逸晨的婚约?这就要从两个人还在娘胎的时候开始说起了。
  两个人的母亲是从小玩儿到大的手帕交,各自嫁人后关系也没有生疏,不知道是不是好闺蜜之间的默契,两人几乎同时怀上了孩子。
  当时两个不着调的母亲便戏言说要效仿古人,给肚子里的孩子定个娃娃亲。
  产检的时候可能是因为黎星辰的姿势原因,结果显示黎母怀了两个女孩子,恰巧傅母检查出自己怀了个男孩。
  于是两个母亲一拍大腿,决定让黎家的大女儿与傅家的小儿子订婚。
  谁知道生产后两人却傻了眼,黎母怀了龙凤胎,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就当黎家的女儿和傅家的儿子定亲就好了,但大的偏偏是个儿子。
  虽然华夏的法律早就允许同性之间结婚,可这种人到底不多。
  而黎星瞳出生的时候身体就很虚弱,医生甚至直言说很有可能养不活。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是不好将婚约换成黎星瞳。
  不过也好在订婚当初只是闺蜜间的私房话,并未交换任何信物,于是两家的婚约便心照不宣地解除了。
  虽然婚约解除了,可小的时候这件事没少被两个母亲拿出来调侃,一来二去大家都知道了这一段历史。
  大人说什么小孩子也就有样学样,玩伴们也“未婚夫”“未婚夫”地不离嘴,甚至过家家都要让两人扮演夫妻。
  黎星辰本身就长得好看,小时候更是粉_fen_nen嫩的一小团,娇养地白白胖胖的,眼睛大大的,忽闪忽闪地很是可爱,若是不说,旁人还真看不出到黎星辰到底是男娃还是女娃,所以倒也不觉得别扭。
  可天有不测风云,黎母原本产后身体就不好,再加上为了随时可能会断气的小女儿劳心劳力,没过几年便撒手人寰。
  黎母去世后,傅母对黎星辰兄妹二人依旧不错,可后来因为一些原因,黎星辰渐渐不愿意去傅家,两家人的关系便渐渐淡了。
  到后来,孩子们长大懂事了,便很少再提起小时候的这些戏言。
  又因为前两年有人在傅逸晨面前指着黎星辰玩笑似的对他说了一句“你的未婚夫”,却被傅逸晨骂了个狗血淋头后,就更加没人敢提起这件事。
  也就是陆清野仗着和傅逸晨关系好,才敢这么开玩笑,要换一个人,恐怕傅逸晨早就翻脸了。
  见陆清野消停后,傅逸晨又看了一眼黎星辰,发现他已经收起了手中掐算的姿势,正在填写着机读卡,不过那毫不停顿的姿势,一看便知道在瞎编答案。
  还以为长进了。
  将这一切收入眼底的傅逸晨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不再关注。
  对于陆清野和傅逸晨的小动作,黎星辰不是没有察觉,但此时他全心全意都在面前的英语试卷上,也就没有因为这些小事分心。
  填完机读卡,黎星辰又翻看了一边试卷,心中悄悄松了口气:
  好在这次英语测试全是选择题,他还能够勉强应付,要是多几道填空解答题,恐怕就要蒙圈了。
  “黎星辰!”
  考试结束后,将试卷交上去,黎星辰便拿前些天准备的资料准备开始学习,他可不希望以后的考试都靠掐算来解决。
  但是还没将书本翻开,就听到了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嗯?”黎星辰下意识抬头,却发现叫他的人他认识,这就有一点意思了。
  刚刚黎星辰走进教室的时候大致扫了一眼,发现整个教室中的人原身都没有任何印象,不知道是因为来学校的时间太少,还是因为从来都没有关注过。
  但是已经走到他面前这个人,原身不仅认识,甚至还很熟悉。
  陆清野,陆家的小少爷,是傅逸晨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的好兄弟。
  “你怎么会想着回学校了?”陆清野将黎星辰前面的人赶走,拉着傅逸晨坐了下来。
  “学生回学校学习,这很奇怪吗?”黎星辰从记忆中了解到,陆清野别的优点没有,就是特别执着。
  一个问题一定要得到答案,若是得不到,他能缠着你到天荒地老,为了自己耳根子的清静,黎星辰很是爽快地回答着陆清野的问题。
  “你以前不是都不来学校的吗?”这个答案显然不能打发陆清野,反而对黎星辰反常的举动更加好奇。
  “因为要临近高考了。”黎星辰能说什么?难道说因为现在这个壳子里面的芯子已经换了一个人了?
  “那你刚刚考试的时候,”陆清野脸上布满了八卦,手上开始学着黎星辰刚刚掐算的姿势,“这个,有用吗?”
  “有一点。”黎星辰很想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堂堂一国国师,知往昔推未来的能力用来_kao_shi_zuo_bi,说出来他都嫌丢人。
  若不是众目睽睽,黎星辰甚至想给陆清野一道符让他闭嘴。
  黎星辰谦虚的言语落在外人耳朵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想也知道没什么用,要是手上掐一掐算一算就能知道答案的话,那还来学校做什么?”傅逸晨从刚刚就憋着的一口气像是终于有了发泄口,直接开口,配上那讽刺的语气,很是难听。
  “也对哦……”原本因为黎星辰的话有些兴奋陆清野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一下便焉了。
  陆清野是消停了,但黎星辰却有些不高兴,他允许别人质疑他的成绩,质疑他的脸蛋,甚至质疑他的钱袋子,但绝不允许别人质疑他掐算的能力。
  盯着傅逸晨看了一会儿,直把傅逸晨看得浑身不自在后,才缓缓开口:
  “的确没什么用处,但是你十岁还在画地图的事,我还是能够通过掐一掐算一算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