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分卷阅读19

心中的地位甚至比不上一道物理题重要。
  比如现在,杨欣楠就已经在分发昨天考试的英语试卷。
  “昨天的随堂检测成绩并不理想,”试卷分发的同时,杨欣楠不忘做着总结,“不及格的人比上次多了六个,希望这些同学能够好好反省。”
  一股紧张的气氛在教室中蔓延开来,不少人都盯着发试卷的同学的动作,想让他动作快一些,但又怕他的动作太快。
  毕竟大家的成绩都是半斤八两,都怕不及格的那个人是自己。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讲台上的杨欣楠话锋一转,声音中多了一丝喜气,“这次的检测也有几个人进步很大,其中一个同学特别值得表扬,他拿到了班上唯一一个满分。”
  “满分?”
  “谁啊?这么厉害?”
  “这还用问?肯定是我们的傅少啊!”
  “但如果是傅少的话杨老师也不会这么郑重地强调了吧?”
  “不是傅少还能有谁?陆少成绩也不错,但也没拿过满分。”
  ……
  杨欣楠的话让班上不少人议论开来,都在猜测那个考了满分的人是谁,要知道高中的英语和语文是最不可能拿到满分的两个科目。
  不过这次的随堂测验只有选择题,对于成绩好的人来说拿满分似乎不是那么困难。
  大部分人都猜测得到满分的那个人应该是傅逸晨,就连陆清野也这么认为:
  “什么时候随堂检测你也做得这么认真了?”
  傅逸晨成绩不错,但随堂检验的分数却不出众,原因就是傅逸晨对随堂考试的态度很是随意,检查与否全看心情。
  “不是我,”但没想到的是傅逸晨一口便否认了这个说法,“最后几道题我嫌题目太长没看。”
  题目太长不看,很好,这很傅逸晨。
  “那是谁?”陆清野了解傅逸晨,他说没看就肯定没看,心情好说不定还会蒙一个答案,若是心情不好,或许就直接空着了。
  就在同学们议论纷纷地猜测的时候,杨欣楠也没卖关子,直接将放在讲台上的试卷和答题卡拿了起来:
  “让我们恭喜黎星辰同学,这次随堂测验获得满分的优异成绩。”
  ???
  黎星辰这三个字一出,班上的人大部分的反应是不相信。
  黎星辰虽然没有回来上课,但每次大考都会回来参加,所以F班的人对黎星辰的成绩也很了解,这学期开学检测,黎星辰的英语试卷似乎就得了12分?
  当时杨欣楠是怎么说的来着?
  “我在机读卡上撒把米,放只鸡上去,鸡都比黎星辰的分数高!”
  这才多久?两个月不到吧?黎星辰就能直接考满分了?
  “黎星辰同学,上来拿你的试卷吧。”杨欣楠对坐在教室角落的少年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声音很是温柔。
  黎星辰只知道不及格会被全年级通报,哪里知道考好了之后会有这样的操作?面对杨欣楠的要求,黎星辰缓缓起身,向讲台走去。
  偏偏杨欣楠似乎看不出来黎星辰的尴尬,在黎星辰起身的同时,还不忘赞美:
  “咱们的黎星辰同学这次进步就非常大,开学检测的时候他只考了十二分,这次就拿到了满分,随堂检测虽然比不上正式考试,但也足以说明凌星辰同学回家之后的刻苦努力,希望大家能够多多向黎星辰学习……”
  配着杨欣楠的彩虹屁,黎星辰快步上前将自己的试卷拿走,又快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而杨欣楠还在继续夸奖,黎星辰满脸麻木,没有任何表情,他现在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国师大人。
  “不会吧?”陆清野在杨欣楠说出黎星辰名字的时候,就愣在了当场,昨天考试是什么情况他和傅逸晨可看了个一清二楚,这都可以满分?开玩笑的吧?
  傅逸晨也非常意外,他比陆清野更加清楚黎星辰考试的状态,在掐算之后,黎星辰甚至连题目都没有看,便直接在机读卡上填写了答案,莫非……
  想到昨天黎星辰“十岁画地图”、“十三岁第一次……”的话语,傅逸晨对黎星辰的能力多了一丝兴趣。
  “叮——”
  下课_ling_sheng响起,杨欣楠收拾了一下手中的教案,不忘做着最后的总结:
  “下课之后同学们好好整理一下今天上课讲到的内容,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一问黎星辰同学……”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不知道这是杨欣楠第几次夸奖自己,黎星辰心中上来就是一个否认三连,向他请教?他能教什么?教“如何使用六爻应对当代高考”吗?


第十六章
  黎星辰在杨欣楠走出教室后狠狠地松了一口气,他自问脸皮不算薄,但一整堂课不停地被提出来当做典型夸奖,真是让三十岁的老大叔有些……受不住。
  “黎星辰!”陆清野一个抬步上前,坐到了黎星辰的旁边。
  这四十分钟他可以说是过得抓心挠肺,就想要一个答案。
  “什么事?”看着风风火火的陆清野,黎星辰的心中隐约有了猜测。
  “你的这个卷子……”陆清野指了指黎星辰的满分英语试卷,对黎星辰挤了挤眉毛,脸上一副“你懂的”的表情。
  “你昨天不是就已经知道了吗?”黎星辰自然知道陆清野的意思,很是爽快地承认了。
  “那你除了会算答案,还会算什么?”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陆清野一下来了兴致。
  ???
  会不会说话?什么叫除了会算答案?他分明是除了算答案其它都会算!
  黎星辰没回答,但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帮我也算算?”这让陆清野一下来了兴致,就差没有搓手手以表期待。
  “帮你算当然没问题,”国师大人决定大方地宽恕陆清野刚刚的无理问题,脸上露出了一个奸商般的笑容,“起卦一千。”
  “一千?”陆清野没有想到这一茬,楞了一下,突然想到黎星辰已经带着妹妹搬出了黎家,现在生活一定很困苦,所以才会对这些小钱斤斤计较,连忙点头,“没问题!”
  不知道陆清野脑子里已经脑补出一大出“小白菜地里黄”的狗血剧情,黎星辰只看到了陆清野的爽快,对他的好感上升了不少:
  “想问什么?”
  “随便算算吧。”陆清野摆了摆手,他过得顺风顺水,也没有什么特别想问的东西,但是就是对黎星辰的这项能力感到好奇。
  “那我就随意算了,”黎星辰也不介意,给钱就是老大,仔细观察了陆清野一番,才缓缓开口,“你很快就要又多一个兄妹了。”
  “什么意思?”陆清野愣了一下后直接反驳,“不可能!”
  “又不是只有同父同母才能叫做兄弟,”黎星辰只当陆清野没能转过弯,直接解释了一句,“而且你不是已经有一个弟弟了吗?”
  “已经有一个弟弟了,什么意思?”不解释还好,一解释陆清野的脸色更加难看,要不是傅逸晨见状不对压着他,他现在恐怕都跳了起来。
  别人不知道但是他却非常清楚,说他是陆家独子其实并不准确,因为在他后面本来还应该有一个妹妹。
  不过那个妹妹在陆夫人怀孕六个月的时候出了场意外没了,陆夫人还因此伤了身体,医生直言陆夫人不会再有怀孕的可能性。
  他刚刚黎星辰说的的“又”是指这个,即使妹妹没能来到这个世界上,但陆清野心中依旧有他的位置。
  但现在看来,黎星辰显然不是这个意思。
  “十几年了,你不知道?”黎星辰疑惑之后便是了然。
  华夏不是南原国,这里讲究一夫一妻,从陆清野的面相也能看出陆夫人还尚在,那陆清野多出的这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就引人深思了。
  “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这次出声的是傅逸晨,对黎星辰的能力,他依旧保持将信将疑的态度。
  “我只负责算,不负责给证据。”这已经是傅逸晨第二次质疑他了,黎星辰在心中的小本本上又给傅逸晨记下了一笔。
  “好!”傅逸晨点头,手中一个用力,便将陆清野拉出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