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分卷阅读23

问题出在男方,且兄弟宫……”
  “荒唐,”不知为何,傅庭深不等黎星辰说完便低喝出声,“子不言怪力乱神之事,面相一事怎可当真?”
  “哦?”黎星辰挑眉,“那么请问,调查结果是什么呢?”
  同时黎星辰想到了自己与男人的初见。
  那时男人还只是皇子,同样对风水玄学嗤之以鼻,当时他刚替南原国占完运势,结果并不如人意,男人当时说了什么?
  哦,对,是:
  子不言怪力乱神之事,一国之君居然将国之大事寄托在这些虚无缥缈的事上,简直荒唐至极!
  当初自己是怎么回答的?
  南原国千年传承,皇子怎可一言否定?若此卦为真,当如何?
  我命由我不由天,即使为真,本殿也能让南原国泰民安,百姓丰衣足食!
  当时皇子意气风发,不过弱冠之年,但却格外坚定,斩钉截铁地话语,最后成为了少年的承诺,并被一一实现……
  傅庭深被黎星辰的话问住了。
  结果如何?
  已经听过汇报的傅庭深自然知道的。
  并且这个时候傅庭深也觉得自己刚刚说的太过笃定,甚至反驳的有些不经大脑,在那一瞬间的思维似乎有些脱离掌控。
  “怎么样?”傅庭深的沉默无疑是最好的回答,黎星辰身后的尾巴不晃了,却翘上了天,就连眉梢都带着得意。
  “不过凑巧罢了。”傅庭深轻哼,突然发现黎家这个小崽子得意的模样格外好看。
  “凑巧不凑巧你说了不算,”黎星辰的孔雀尾巴又开始徐徐展开,“不如我帮你算上一挂,你看看准不准?”


第十九章
  傅逸晨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装死,装死,再装死。
  早知道黎星辰这么大胆,他说什么也不会带黎星辰上车,想到这里,傅逸晨的头向下埋了埋,力求一根头发丝都不出现在傅庭深的视线之中。
  “怎么算?”内心知道应该拒绝,但看着黎星辰的目光,傅庭深说出口的话与内心的想法大相径庭。
  “你把左手给我,我帮你看看手相。”黎星辰笑眯眯地说着,一双眼睛在傅庭深的双手上扫了又扫。
  这双手还和以前一样,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完美,以前这人就很喜欢用这双手来逗他,这双手……
  想到后面,黎星辰连忙将脑海中的画面丢出脑外,脸上隐隐有些发烫。
  “麻烦了。”像是对黎星辰有些_huo_la的目光毫无察觉,傅庭深将左手放在黎星辰的面前。
  车内光线很足,黎星辰甚至能够看清傅庭深手掌中的细纹。
  “我看看。”黎星辰的语气很是正经,但手上的动作却截然相反,抓着傅庭深的手摸个不停。
  若是朱慧佳在这里一定会感到非常不服气,凭什么给她看手相就让她把手放桌上,给傅庭深看就抓着人家的手看个不停?她也是很想被美人摸手的!
  “看出了什么?”黎星辰看了半晌不说话,傅庭深动了动,发现黎星辰的力气比他想象中的大得多,以至于他完全不能将手收回来。
  “别着急,”黎星辰手中的力道紧了紧,指尖摩挲着傅庭深的手背,“一会儿便好。”
  这是?被调戏了?
  傅庭深眉头微挑。
  只觉得黎星辰的手指像个小勾子,不仅摸得他手痒,就连心也有些痒痒的。
  “咳咳,”摸得差不多了,黎星辰终于在傅庭深耐心耗尽之前清了清嗓音,“你的运势不错,身带紫气,若是生在古代,便是帝王之相。”
  这不是废话吗?
  以上是司机与傅逸晨的心声,就小叔叔这个地位,知道的十个有十一个都这么说。
  这个时候傻白甜如傅逸晨也发现了有一些不对,黎星辰不是说小叔叔有一劫吗?怎么现在一个字也不说?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黎星辰话锋一转,“你命中缺一样东西,若是不能及时找回,恐晚年凄惨。”
  “哦?”傅庭深语气上挑,看着黎星辰的眼中有一丝戏谑,“不知我命中缺什么?”
  “当然是……”黎星辰拉着傅庭深的手,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异常认真,“缺我。”
  傅庭深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冷笑一声,但对着黎星辰的目光,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通过这双眼睛,傅庭深似乎看到了另外的画面,仿佛穿越过万千年前,他们也曾这样对视过,黎星辰像是在看他,又像是在透过他看另外一个人。
  傅庭深自然不会知道,这样的场景曾经在两人之间上演过,只不过当初主动提出算一卦的人,并不是黎星辰。
  彼时的皇帝陛下似乎意识到了自己对国师的感情并不一般,将国师召到了自己的寝宫,非要让国师替自己算上一卦。
  那时的皇帝陛下并不知道,国师已经不能再替他算出什么了,心中立场不正,对陛下产生了君臣之外的感情,两人因果相连,算者不卦己,看着陛下就像是看着国师自己,哪还能看出些什么?
  “不若朕替国师算上一卦吧。”身着龙袍的男人看着国师的眼中满是笑意,丝毫没有被拒绝的不快。
  “陛下什么时候学会了看相?”国师只当男人又要说出什么子不言怪力乱神之类的话,不过却也不忍拒绝,只能点头应是。
  在爱情里,谁先动心谁便输了,彼时的国师,早已输的一塌糊涂。
  “朕算出,国师命中缺一样东西,若是不能拥有,恐晚年凄惨。”陛下似乎没有看到国师眼中的苦涩,示意国师坐到自己身边。
  “缺什么?”这是要找借口对国师府下手了吗?已经不太年轻的国师在心中胡思乱想。
  “缺朕。”或许是早有预谋,仿佛是怕国师逃跑,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拉住了国师的手。
  有那么一瞬间,国师甚至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而后便以为是男人在同他开玩笑,对上男人的双眼后,才发现这一切并非臆想。
  男人眼中的认真与情谊让国师明白,原来这个人也对他有了君臣之外的感情。
  “臣缺,陛下就愿意给吗?”那恐怕是国师大人最大胆的一次了,若不是手腕被控制,恐怕真的会落荒而逃。
  “自是愿意给的。”
  那时帝王看着国师的眼神,就如同此时黎星辰看着傅庭深一般认真。
  国师甚至不知道自己套住了帝王还是落入了帝王的圈套,不过后来帝王也确实将整个人都给了他,后宫再无一人。
  唯一的遗憾恐怕便是得到了帝王的国师大人,依旧没能安度晚年……
  “吱——”
  “哎哟——”
  这时司机猛地一个刹车,即使傅庭深的车性能良好,也让车内的人有些坐不稳,更别说黎星辰和傅庭深本来就坐得近,黎星辰还心怀鬼胎。
  当即便顺着力道直接倒进了傅庭深的怀中。
  “怎么回事?”傅庭深第一反应便是询问司机原因,这个司机从八年前就一直给他开车,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刚刚突然蹿出来一只猫。”司机咽了咽口水,回答。
  其实更主要的原因并不是这个,而是因为被黎星辰那句“你命中缺我”给吓到了,脚下一时没了轻重。
  “下次注意。”傅庭深并不是什么苛刻的老板,像这样的外力因素影响并且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他也不会深究。
  “是!”司机擦了擦掌心的虚汗,连忙点头。
  问过司机,傅庭深才空出心思处理扑进自己怀中就不知道起来的人:
  “你还要在我怀里待多久?”
  “我好像闪到腰了!”黎星辰才不管傅庭深语气中的危险,装死就对了。
  同时手中的动作不停,摸_mo_xiong膛又摸摸腹肌,没想到陛下这一世看起来身体好像不怎么样,还挺有料的?
  啧啧啧,这腹肌得有八块吧?比他的还多!还有这胸肌,不硬不松,手感刚刚好……
  “是么?”傅庭深只觉得自己额头的青筋“砰砰”直跳,更别说黎星辰还恬不知耻地点着头,脸直接贴在了他的胸上蹭啊蹭。
  “动不来了。”可惜隔着层衬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