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分卷阅读25

将名片妥帖地收起来,黎星辰甚至在心中思考回去要不要将它装裱起来。
  不过很快便放弃了这个想法,名片设计的再好也是统一制作,哪里比得上陛下的墨宝?
  “什么小叔叔有一劫难,纯粹是在骗我!”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傅逸晨一定会让那个被黎星辰骗的团团转的自己清醒一点,不要相信黎星辰的鬼话。
  “没有呀,”谁知道黎星辰一口否认,“你小叔叔确实命有一劫。”
  “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信了黎星辰的邪,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像是知道傅逸晨心中的想法,黎星辰依旧不紧不慢:
  “那是因为你小叔叔命中劫难是情劫。”
  “你不会想说那个情劫就是因为你吧?”傅逸晨没想到黎星辰比他想象中的更加_wu_chi。
  “看来你也不笨嘛?”黎星辰决定收回最开始对傅逸晨傻白甜的评价,关键时刻脑袋瓜子还是转的挺快。
  “那轻则破财,重则伤身呢?”傅逸晨看着黎星辰,眼神就像是在说编,你给我接着编!
  “你谈恋爱不花钱吗?”黎星辰丝毫不慌,“而且情到浓时若是不加以节制,的确很是伤身。”
  至少他很多时候第二天起都起不来。
  “我看你是找揍。”傅逸晨被黎星辰的不要脸气得七窍生烟,一个拳头便砸了上去。
  这个动作他已经在脑海中做了千百遍。
  最后的结果嘛?
  别问,问就是后悔!
  躺在地上的傅逸晨如是想,他甚至在思考,黎星辰这个小白菜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厉害了?
  以前的黎星辰有几斤几两他再清楚不过,身体弱的像个女孩子,平时跑个一千米就直喘气,哪里能压着他打?
  “你说你这是何必呢?”黎星辰也不讲究,一_pi_gu坐到了傅逸晨的身边,“君子动手不动口,你这动不动就动手的习惯可不太好。”
  “那_da_ren还不打脸呢!嘶——”说到后面,因为扯到了嘴角的伤口,傅逸晨猛吸一口冷气。
  此时的傅逸晨完全忘记他一开始也是冲着黎星辰的脸去的,并且还在心中想着最好打的他这张好看的脸乱七八糟,让他没脸去小叔叔面前浪!
  “你这么暴躁做什么?”黎星辰拍了拍傅逸晨的肩膀,“反正你小叔叔迟早也是要结婚的。”
  “那也不能是你!”傅逸晨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却依旧没办法接受。
  傅庭深现在已经二十七了,算不上老,但也到了会被催婚的年纪,傅逸晨心中清楚,但这大概就是全天下粉丝的通病,总觉得没人能够配得上自己偶像。
  “不能是我?那你觉得谁比较合适?”
  躺在地上的傅逸晨并没有看到黎星辰此时的表情,但直觉从黎星辰的语气中发现了不对,提起了警惕。
  “你问这个做什么?”
  “什么东西我都愿意让,只有傅庭深不行,”黎星辰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可说出口的话却让人毛骨悚然,“若是谁要和我抢,我便只能送他下阴曹。”
  “_wo_cao!”傅逸晨一个挺身便坐了起来,顾不上身上的疼痛,“你可别做违法乱纪的事!”
  傅小少爷虽然纨绔了一些,但总的来说却是一个非常正直的富二代,平时就连欺男霸女恃强凌弱的事都没做过,更别提杀人放火。
  “开个玩笑而已,看把你吓的。”黎星辰站起来,拍了拍裤子。
  以前也有许多觊觎陛下的人,但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来碍国师大人的眼,在那之前,早就被陛下不动声色地解决了。
  “你去哪?”看到黎星辰向外走的动作,傅逸晨下意识询问。
  “当然是回家,你不会真想给我辅导功课吧?”就算傅逸晨想,黎星辰也不会答应,他自己复习的速度快多了。
  走到门口,黎星辰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因为疼痛龇牙咧嘴的傅逸晨:
  “给你明说吧,你的小婶婶我是当定了,别想着阻止,反正你阻止也没用。”
  话说的极为嚣张,但傅逸晨身上的疼痛却告诉他,黎星辰并不是无的放矢。


第二十一章
  黎星辰在傅庭深面前的表现可以说得上是浪荡,但他本人并不觉得羞耻,反而甚是光荣。
  以前只有狗皇帝调戏他的份,哪有他调戏狗皇帝的时候?现在简直就是风水轮流转。
  但就是这样的浪荡,吹皱了傅庭深沉寂了二十几年的心湖。
  当天晚上,许久没在夜中惊醒的傅庭深再一次从睡梦中醒来,只不过这一次,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
  “七爷?”傅庭深刚起身,睡在另外一间房的严州便有了感觉,连忙走了过来。
  经过八年的锤炼,这几乎成了他的本能,只要傅庭深醒了,即使没有发出任何动静,他也会有所察觉。
  现在看着坐在床上脸色不虞的傅庭深,严州心中开始泛起嘀咕,七爷这是又犯病了?
  “没事,你回去接着睡。”傅庭深挥了挥手,若是观察仔细,还能发现傅庭深的语气有些僵硬。
  “这?”严州一时间有些拿不准,以前傅庭深醒来之后,因为疼痛,至少有半个小时说不了话,现在的样子,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同?
  就在严州左右为难的时候,便收到了来自傅庭深的眼神警告,确定傅庭深身体没有不适后,连忙从房间退了出去。
  听见房门关闭的声音,傅庭深才渐渐松懈下来,掀开被子,看着掩藏在下面的一片狼藉,傅庭深的脸色沉了沉。
  今天他没有梦见以往每晚都会出现在梦中的人,但偏偏梦见了黎家那个小崽子,至于做了什么样的梦,自然是可以从傅庭深此时的状态窥探一二。
  黎家那个小崽子还没成年呢,傅庭深你可做个人吧!
  心中咒骂着,傅庭深最后走下床,面无表情地在走进洗手间,换下已经脏掉的裤子,同时在心中思考,今天自己轻而易举地便将私人名片交出去的举动到底对不对。
  *
  锦程中学高三F班:
  “你昨天去打架了?”陆清野脸带淤青的傅逸晨,大感惊奇。
  H市还有敢直接揍傅家人的勇士?揍也就罢了,还往脸上揍?胆子也真够大的。
  “没有,”傅逸晨揉着嘴角,一晚上冰敷热敷没停过,谁知道今天早上更明显,“不小心撞到的。”
  谁撞伤是这个样子?
  深知好友爱面子的性格,陆清野内心疑惑,却没有问出口,只是疑惑:
  “既然这样怎么不请假?”
  傅逸晨本来就是风云人物,这一路走来不知道引起了多少讨论。
  “你以为我不想吗?”傅逸晨低咒,想到了黎星辰那个魔鬼。
  他手中有小叔叔的电话,要是今天自己不来上课,万一他在小叔叔面前胡说八道怎么办?
  “什么?”傅逸晨的声音有些含糊,陆清野没有听清,不由重新问了一遍。
  “没什么,你要的东西,”重复是不可能重复的,傅逸晨反手将一个文件单从书包里抽出来,顿了顿,才接了一句,“拿到没人的地方看吧。”
  傅逸晨并不是不尊重陆清野的隐私提前打开了文件袋,而是从昨天小叔叔和黎星辰的对话中猜到了结果。
  “谢谢……”看到文件袋,陆清野果然安静了下来,过了好半晌,才低声道谢。
  从傅逸晨的建议当中,陆清野隐约猜到了调查结果,但有些事情并不是逃避就能有用,特别是他们这样的家庭。
  而后,陆清野便拿着文件袋离开了教室。
  这一离开,陆清野便没有再回来,若不是傅逸晨收到了来自陆清野的短信说是要回家一趟,他恐怕会冒着被小叔叔知道逃课的风险去找人。
  而在这一天当中,黎星辰和傅家小公子不和的传言传遍了整个锦程高中,至于原因?
  自然是因为傅小公子今天一天的脸色都很差,而在看到黎星辰或者在听到黎星辰的名字的时候,脸色更差。
  以前虽然说两人不合,但因为两人昨天放学一起走的行为谣言以及不攻自破。但是在今天,因为傅逸晨的态度,这样的传言又卷土重来。
  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