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分卷阅读26

星辰对傅逸晨的态度并不在意,只当傅逸晨是一时间没转过弯,毕竟未婚夫变同学再变小婶婶,平常人的确很难接受这样的改变。
  作为一个体贴的长辈,黎星辰一整天都没有打扰傅逸晨,但却没有停止过对傅庭深的骚扰。
  比如此时的黎星辰,便在给傅庭深发着信息,至于内容?
  无非是一些“今天也是想小叔叔的一天。”、“小叔叔想我了吗?”、“一想到小叔叔就连心情都变好了呢。”之类的话。
  到了后面就变成了“小叔叔现在还是单身吗?”、“我知道了,小叔叔现在就是单身。”、“小叔叔会考虑谈恋爱吗?”之类的话。
  所用的言语也一次比一次露骨。
  而盛世财团的人只觉得今天七爷的消息格外的多,无论七爷在做什么,手机总会响一下。
  看文件的时候,手机响一下。
  吃饭的时候,手机响一下。
  视察工作的时候,手机响一下。
  开会的时候……手机甚至响了好几下。
  ……
  而且响的还是傅七爷的私人电话。
  据现场目击证人的证词,最开始手机响的时候,七爷还会拿起来看一眼,到了后来便直接放在了一边,看也不看一眼。
  不过就算是这样,傅七爷也没将手机关机或者是将骚扰电话拉入黑名单。
  在不知道手机响了多少下之后,傅庭深终于拿起了冷落了一天的电话。
  看着满屏幕的“想你”和“恋爱”之类的话,傅庭深轻嗤一声,但他并没有发现,他的唇角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勾起了一抹并不明显但却让人不能忽视的弧度。
  最后傅庭深手指微动,回复过一条信息后,便重新将手机丢到了一边。
  好不容易等到回信的黎星辰连忙欢天喜地地点开屏幕,入目所及的只有一句简短但有些刺眼的话:
  “依照你开学总分不过百的成绩,现在你该做的是好好上课。”
  ???
  这个人怎么回事?面对别人打过来的直球就是这么接的吗?要是换成南原国的陛下,你这是会孤独终老的知道吗?
  心中这样想,黎星辰的回复却截然相反:
  “我现在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了,小叔叔喜欢成绩好的人吗?那下次期中我就考个年级第一好了!”
  可这条信息刚发送出去,黎星辰就听到了来自身后的一声嗤笑:
  “嗤——”
  听到声音转身,黎星辰才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名女同学,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她叫肖玉颖。
  由于教室中人来人往,黎星辰对从自己身边走过的人并不多注意,更别说刚刚他在回复傅庭深的消息,警惕性更差,一时间竟然没发现这个女生的眼睛已经放到了他的手机屏幕上。
  “你不会真以为随堂检测考了一次满分,以后都能考满分了吧?”发现黎星辰看向了自己,肖玉颖也不怵,直接出言讽刺。
  “你看到了什么?”黎星辰沉下了脸。
  他的短信并没有能够让人抓住把柄的地方,寻常人或许只会以为是和一个非常喜欢的长辈聊天,但只要想到这是他和陛下的谈话被人看到,黎星辰便有些生气。
  就像黎星辰对傅逸晨说的那样,他可以对任何东西大方,就算是想要他的命,只要是有本事,便大可来拿。
  但只要是关于陛下,即使是一丝一毫,他也不愿意与旁人分享。
  两人的举动已经引起了班上人的注意,有不少人在张望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多不少,刚好看到了有人大言不惭地说要考年级第一。”由于姿势的缘故,肖玉颖也只看到了最后半句话,但也不影响她的猜测。
  至于黎星辰的态度?她只以为是吹牛被人看到之后的恼羞成怒。
  由于肖玉颖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克制,甚至还特地放大了音量,以至于整个教室的人都能听到。
  而正是因为这话,引起了班上不少人的窃窃私语。
  这些天黎星辰虽然很努力,但却一直在看初中的教材,年级第一,怎么可能?
  “年级第一?黎星辰这是飘了?”
  “上次随堂测试他不是考了满分吗?说不准。”
  “随堂测试算什么?傅少都没说这种年级第一的大话!”
  “万一是肖玉颖看错了呢?”
  ……
  有人在说黎星辰异想天开,但是也有人在说肖玉颖无的放矢。
  “怎么?不敢承认?”肖玉颖自然也能听到别人的议论,对于别人对她的怀疑很是恼火,“你敢把手机拿出来给大家看看吗?”
  “是又如何?”黎星辰确定肖玉颖看到的内容不多后,心情稍霁,但听到肖玉颖后面半句话,脸色又沉了下来。
  “随堂检测考了一次满分就开始目中无人,”肖玉颖只当黎星辰是害怕了,愈发肆无忌惮,“还说不准你那个满分是怎么来的呢!”
  这话就差没有指着黎星辰的鼻子说他作弊。


第二十二章
  “你是想说我作弊?”黎星辰挑眉,语气淡然。
  “没错,”肖玉颖扬了扬下巴,“你敢说你没有吗?”
  关于黎星辰作弊的传言班上并不是没有,但是都不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大肆讨论。
  现在这层窗户纸被肖玉颖捅破,也就也就引来了不少人的附和:
  “其实我也觉得他的满分有水分,就是一直没好说。”
  “这个没证据不好乱说吧?”
  “英语又不是数学补一补就可以上来了,积累的学科怎么可能进步这么快?”
  “就是!开学到现在才一个多月,单词都记不全吧?”
  “谁知道呢?”
  ……
  班上的议论给了肖玉颖不少底气,看着黎星辰的目光都透着得意。
  发现事情开始向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傅逸晨皱了皱眉,正准备上前阻止,便听到了来自黎星辰的一声冷笑。
  “呵——”
  也是这一声冷笑,让原本嘈杂的教室一下安静了下来。
  黎星辰向后一靠,抬眼直接盯着肖玉颖的眼睛,明明肖玉颖才是站着的那个人,但却莫名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肖玉颖不由自主向后撤了撤,眼睛向旁边偏了偏,有些不敢与黎星辰对视。
  “就算是作弊又如何,我凭本事作弊,凭本事靠作弊考满分,你要是不服,也可以作弊。”黎星辰说着扬了扬下巴,语气甚是嚣张。
  ???
  怎么回事?这特么是什么回答?正常人难道不应该极力否认吗?
  有那么一瞬间,F班的人甚至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但仔细想想……黎星辰说的也对?
  随堂检测监考最为宽松,F班全员学渣,为了及格可谓是各显神通。
  但作弊了又如何?不及格的还是不及格,原因无他,答案认识他们,他们又不认识答案,即使是靠作弊拿到了满分,好像也很难的样子?
  “你……”肖玉颖也被黎星辰的这番骚操作噎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思维,“既然这样,那我就等着你凭自己的本事作弊拿下期中考试的年级第一!”
  不得不说,肖玉颖这话也非常有心机。
  不少学渣都说过从明天开始好好学习、下次考试争取全科及格、要超过某某某之类的豪言壮语,夸张一些的也有人说过要考进A班。
  但旁人最多调侃两句异想天开,关系好一些的说不准还会给予鼓励与祝福。
  肖玉颖现在这话,就像是在说黎星辰下次期中考试必须考到年级第一,而就算黎星辰考到了年级第一,她也能说黎星辰是在作弊。
  “小姑娘年纪不大心眼不少,”国师大人比肖玉颖多活了将近一轮,又怎么看不出肖玉颖的小九九?不过这无伤大雅,只是,“若是我考了第一又如何?”
  “什么?”肖玉颖愣了愣。
  “先不说你私自窥探我的手机,侵犯我的隐私,就说你把我和……朋友的聊天内容拿出来大肆宣扬,你不会以为我会就这么算了吧?”
  黎星辰说到“朋友”的时候顿了顿,如果可以,他恨不得向全天下宣告他和傅庭深之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