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分卷阅读30

才懒得提醒,但黎星辰,姜常安直觉,若是他愿意留在娱乐圈,一定能大红大紫,错过这一次的流量,难免有些可惜。
  聪明如黎星辰自然知道姜常安这样说的原因,略微思考了一番便点头同意:
  “好!”
  万一以后还遇到了像姜常安这样大方的导演,他也不是不可以来跑跑龙套,黎星辰如是想。
  姜常安团队修图的速度很快,当然也有黎星辰整个人气质吻合身材完美,拍出来的照片根本不需要细修的缘故。
  黎星辰刚把微博注册好,就听到工作人员问他ID的声音。
  “星辰用的是新号?”来询问的是个长相有些可爱的小姑娘,和黎星辰说话的时候甚至有些脸红。
  “嗯,以前不经常玩。”黎星辰点头。
  其实原身作为一个娱乐圈的人,是有自己的微博,可黎星辰并不想用它,那是原身留在这个世上为数不多的东西之一了。
  “圈你了,记得转发哦!”小姑娘不再多问,不一会儿便示意黎星辰可以转发了,“可惜姜导不让发正脸。”
  听到小姑娘很是遗憾的话语,黎星辰才低头看向手机,一眼便看到了刚刚发出去的定妆照。
  一共九张,无一例外全是背影,或坐或立,或靠或卧,或持剑或抚琴,可即使只是背影,也能够看出图中之人的潇洒脱俗。
  关注姜常安电影的人不少,不多时,微博下就聚集了不少评论:
  “第一公子,是第一公子吗?这个背影我可以!我疯狂可以!”
  “只是一个背影你们就可以了?不放正面是想要制造悬念还是不敢放?别是背影如画正面如花吧?”
  “相信姜导!所以我赌第一公子正面也好看!”
  “居然是新人?账号都是才注册的?算了先关注,相信姜导!”
  “姜导你被绑架了就眨眨眼,这根本不像你!”
  ……
  评论好坏都有,但大部分人都表示相信姜常安,黎星辰手指微动,关注转发一条龙。
  “姜导让你这段时间让暂时不要在微博上发_zi_pai。”小姑娘说这话的时候有些不高兴。
  好看的神颜应该大家一起分享,姜导这样做简直太不人道了!
  不过还好黎星辰还要在剧组留几天,到时候一定要多_tou_pai几张舔屏!
  “知道了,谢谢。”黎星辰对发_zi_pai并无兴趣,没多想便同意了下来。
  林锦时作为姜常安的粉丝,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黎星辰的定妆照,在看到定妆照的那一瞬间,他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傅庭深梦境中的背影,林锦时并不比他本人陌生,曾经他对着傅庭深画出来的画仔细观察研究过,因此一眼便能确认,照片上的背影虽不能说是一模一样,但也极为相似。
  即使傅庭深现在并不再受梦境困扰,但八年的折磨并不是说不追究便能一笑而过。
  当即,林锦时想也没想,便将照片保存下来,直接发给了傅庭深:
  “你看这个背影,和你梦境中的像吗?”


第二十五章
  信息刚显示发送成功, 林锦时就开始后悔,至于原因?
  除了傅庭深本人要求发送至手机的信息, 他从不看短信,即使是私人手机。
  对此傅庭深的解释便是要是重要的事自然知道打电话, 不打电话说明事情不重要, 既然不重要, 那看他做什么?
  而被认为不会看短信的傅庭深, 却在林锦时消息送达的第一时间将手机拿了起来,至于原因?
  自然是这些天黎星辰的不懈努力。
  在拿到傅庭深的号码后,黎星辰可以说是每天都在向傅庭深表达着自己的孝心,短信从不停歇, 而且每天至少十条。
  这段时间就连盛世集团的普通员工都知道,七爷多了一个粘人的恋人, 半个小时就要给七爷发一条消息, 有些时候还是好几条。
  至于为什么是恋人?
  自然是有人撞见了七爷在收到短信之后的表情,那叫一个温柔缱眷,别提有多腻人了!说不是恋人都不会有人相信!
  不过这一切,当事人傅庭深并不知情。
  在听到短信_ling_sheng后, 傅庭深条件反射地就将手机拿了起来, 点开了消息界面,在发现发件人不是黎星辰后, 傅庭深眼中闪过了一丝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失望。
  原本打算置之不理,但那个熟悉的背影,却猝不及防地闯入了傅庭深的视线之中。
  比起林锦时的不确定, 傅庭深却能够一眼认出,这正是他梦中之人。
  诚如林锦时所想,即使他现在不再受梦境困扰,但八年的折磨并不是说不追究便能一笑而过的。
  就在林锦时寻思着他是该打个电话过去让傅庭深看信息还是直接去傅庭深的公司的时候,便收到了来自傅庭深的回信:
  “照片哪里来的?”
  “微博,姜常安《山河》定妆照。”
  等将答案发出去后,林锦时连忙又发了一条信息追问:
  “你现在居然要看短信了?”
  第二条短信,自然没有得到傅庭深的回复。
  傅庭深点开微博,还没开始搜索,便在热搜上看到了关于《山河》的热搜:
  “《山河》苏子安”
  直觉让傅庭深点进了这个词条,当即便看到了九张不同的背影,这袭白衣,傅庭深甚至怀疑是他梦中之人从梦境之中走了出来。
  与此同时,傅庭深的脑海中似乎闪现出了一些影影绰绰的画面,图中男子或坐或卧,或舞剑或抚琴,神情间似乎对他极为信任,眼神也饱含深意。
  但所有的回忆都发生在极为短暂的一瞬间,还不等傅庭深仔细查看,这些画面便在他的脑海中烟消云散。
  思索无果,傅庭深低头重新看向那几张定妆照,此时,他终于看到了让他非常眼熟的名字:
  “北城第一公子苏氏子安@黎星辰,你们喜欢吗?”
  黎星辰!
  不需要调查,傅庭深知道,这个黎星辰,与他心中所想的是同一个人。
  上周黎星辰给他的信息中便提到过这周会进组拍戏,还说什么原本他不想答应,不过导演很是坚持,无奈之下他就同意了。
  语气很是骄傲自得,像只向主人讨要夸奖的猫儿。
  当时傅庭深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他知道这两年黎星辰一直在娱乐圈中活动,进组拍戏也就算不上特别,现在与这条微博联系起来,傅庭深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只不过……
  “严州,进来一下。”
  傅庭深抬手按了一下内线电话,将当初放在抽屉中,关于黎星辰的资料重新拿了出来。
  “七爷?”不多时,严州便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把二十号那天林锦时医院周围的监控找出来发给我。”二十号,正是傅庭深在医院昏迷的那一天。
  医院内部的监控会因为傅庭深的到来暂停,但医院外不会。
  “好,”严州点头,沉默了一会儿,“是有进展了吗?”
  在傅庭深看完林锦时发的所有资料之后,这件事的调查就陷入了僵局,后来傅庭深虽然单独点出了几个人让重新调查,但都被一一排除。
  “还不确定。”傅庭深挥了挥手,示意严州尽快去办事。
  严州不再多问,转身便出门开始调取资料中的监控。
  这时,傅庭深也开始回忆着他与黎星辰见面的那一天,当时黎星辰看他的眼神就不对,完全不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那时傅庭深只以为黎星辰因为小时候经常去傅家玩,所以对他并不感到陌生,现在看来,恐怕不是这么回事。
  那么黎星辰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我调查了很多资料,你现在的状态与被人催眠后的情况非常相似,你需要找一个专业的心理医生好好诊断一下。”
  林锦时的话也不期然在傅庭深的脑海中响起。
  如果事情真如林锦时猜测的那样,那黎星辰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他又是通过什么方式将自己催眠?
  多次身体检查,都表示自己心脏非常健康,所有需要入口的饮食都有严格的把控,黎星辰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