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分卷阅读36

萌萌的肩膀,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记得多拍一点!拍完视频之后多拍两张正脸!我可是专门为星辰弟弟换的手机!”
  “放心吧!”林蒙蒙比了一个“OK”,拿着手机颠一颠地去找了一个绝佳的拍摄位置,即使不能拍正脸,也一定要将弟弟的绝美身姿拍出来。
  这个时候,黎星辰也从化妆间走了出来。
  即使每天都在接受黎星辰的美颜暴击,但大部分人也因为黎星辰此时的扮相倒吸了一口凉气。
  黎星辰现在的模样可以说的上是非常狼狈,一身白衣早已被血迹染透,身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伤口,脸色苍白,头上的发冠早已不知掉到了哪里,发髻散开很是凌乱,与一开始那个贵公子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就是这样的黎星辰,引起了不少人的心疼:
  “啊啊啊,星辰弟弟到姐姐怀里来,呼呼不痛!呜呜呜!”
  顾溪蹲在一边,低声呜咽着,同时在心中责怪。
  姜导这么严格做什么?居然让造型师搞得这么逼真!
  看看星辰弟弟这小脸苍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看看星辰弟弟这身上的伤口,心疼死她了!看看星辰弟弟这踉跄的脚步,咱们不拍了我们回家!
  都怪姜导演这个狠心的老男人!
  “很好,”姜·狠心老男人·常安像是没有感受到来自剧组女性的怨念,反而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我们争取一次性过,action!”
  黎星辰一秒便进入了状态,脚步略微踉跄地走到城楼之上,即使满身是伤,但背脊依旧挺直,城楼下倒着不少北辰百姓与士兵的尸体,这些人都是在这次战役中失去了性命的英雄。
  在听到身后传来的马蹄声时,他缓缓转过身,在看到熟悉的旗帜时,他扯了扯嘴角,艰难地露出了一丝笑容,他们的援军到了。
  没有理会士兵关心的呼喊声,他知道,他的身体撑不了多久了,缓缓走到城楼的一角,那里放着他一直珍之重之的栖梧琴,即使云游,苏子安也不忘将它带在身边。
  但此时的栖梧琴变得有些残破,上面满是血迹,完全看不出来主人对它曾经的珍视。
  缓缓坐下,在衣袖上找了一块相对干净的地方,一如往常擦拭琴身上的灰尘,仔细地将琴身上的血迹擦去。
  “铮——”
  当第一声在片场响起时,姜常安的身体就动了动,都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即使姜常安对音乐不算精通,但艺术是相通的。
  更别说姜常安拍了这么多电影,其中有不少配曲都是他亲自监督完成的,现在即使只是一个音,姜常安也知道不简单。
  做了个手势,示意其他人安静。
  黎星辰并不知道姜常安的动作,手指在琴弦上拨弄着,由慢至快,而琴声也随着黎星辰的动作越来越激昂。
  即使没看到姜常安手势的人也渐渐安静下来,一时间,片场只剩下了潺潺琴声,如兵临城下气势迫人,又如万箭齐发雷霆万顷,激昂磅礴,引人入胜。
  待琴声渐止,片场中的人也久久没能回神。
  这个时候他们似乎才理解到上学时学过的“余音绕梁三日不绝”是什么意思。
  “星辰啊,”过了好半晌,姜常安才渐渐从震撼之中回过神,笑眯眯地走到黎星辰身边,“这曲子,是你自己写的?”
  为了这部戏,姜常安听过不少古曲,非常黎星辰今天弹奏的曲子他从未听过,所以才有了这样的疑问。
  “不算,”黎星辰摇头,他琴艺作曲的确都不错,但却做不出这样大气磅礴的曲子,不过还不等姜常安表达失望,黎星辰又说,“是我和朋友一起写的。”
  这是他和陛下在一起后的那一年,陛下御驾亲征,黎星辰伴驾左右,在一场战事结束后,和陛下一起谱写的。
  “那这个版权,你能做主吗?”姜常安原本已经死去的心又开始跳动,不由搓了搓手。
  “当然可以,这点你放心。”黎星辰立刻就明白了姜常安的打算,笑眯眯地点头。
  先不说小叔叔没有记忆,就是有记忆,小叔叔也不会和他争。
  他的陛下啊,就连整个江山都能拱手送给他,何况区区一个曲谱?
  可以就好!
  姜常安脸上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只是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黎星辰下面的话。
  “听说您那副画买成十万,虽然我也画了一幅,不过看在片酬的份上可以送给您。但是这个曲谱就不能白给了,我也不多要,也十万吧。”黎星辰此时脸上的笑容比姜常安刚刚更加灿烂。
  ???
  除了姜常安外,剧组里的其他人都因为黎星辰的这话愣了愣,特别是以林蒙蒙为首的妈妈粉以及姐姐粉们:
  儿子(弟弟),你顶着这么一张美如谪仙的脸,说这么市侩的话,合适吗?啊?合适吗?


第二十七章
  无论外人怎么幻灭, 黎星辰和姜常安两位当事人倒是很快就达成了合作意向。
  姜常安非常满意,十万买一首这样水平的原创曲, 算不上贵,更别说黎星辰还说过了, 在片场画下的那副画算是送的, 于是他当即便让人将画放进了他的箱子里。
  就算黎星辰没有丝毫名气, 这画挂在他家的墙上也很合适。
  一首曲子换了十万, 而且还不是直接买断版权,黎星辰同样心满意足,心情颇好地计算着这次的收入。
  站在一边的林蒙蒙在幻灭之后也会很快缓过了劲儿,即使市侩, 星辰弟弟也是全天下最可爱的财迷!
  回过神后的林蒙蒙抓准机会一把抢过一旁场务手上的红包,一个跨步上前, 便蹿到了黎星辰面前, 将红包递了出去:
  “星辰弟弟,给!”
  “这是?”黎星辰稍稍看了一眼,红包不算薄,但他却没有伸手接。
  无功不受绿, 国师大人从来不会无缘无故收人钱财。
  “是剧组的传统!”读懂黎星辰脸上的含义, 林蒙蒙连忙解释,“如果角色死亡, 就会另外给红包,他们也有。”
  林蒙蒙说着指了指刚刚躺在地上扮演尸体的群演们,的确都在排队在场务手中领红包, 只不过看起来没有林蒙蒙手中的这个厚。
  “拿着吧,”姜常安向黎星辰点了点头,“你也算得上是男五号,在电影里有名有姓,的确应该比他们厚。”
  “那就谢谢姜导,谢谢林小姐了。”得到肯定的回答,黎星辰脸上瞬间绽放出了一个笑容,将红包接了过来,甚至还捏了捏。
  这个厚度,应该有个一千来块吧?没想到姜导还挺大方,黎星辰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了。
  这幅财迷的小模样,让剧组不少小姑娘都在心里尖叫:
  “呜呜呜,星辰弟弟财迷的样子也好可爱!不就是钱吗?给你给你!妈妈的钱都给!”
  “星辰弟弟看看姐姐,看姐姐!姐姐什么都给你买!”
  “都愣着做什么?掏钱啊!给他!快点!全都给弟弟!”
  “还是萌萌反应快,弟弟的声音好好听,还会笑!笑起来好像还有酒窝!啊我死了!早知道我也去送红包了!”
  ……
  至于正面接受黎星辰美颜暴击的林蒙蒙?
  此时整个人脑子都是蒙的,脑海中不停地炸着烟花,满心满眼只有一句话:
  “弟弟对我笑了!啊我死了!弟弟他对我笑了!!!”
  “星辰啊,”姜常安可不管剧组里小姑娘老阿姨们的心理活动,看着正在卸妆的黎星辰,“你觉得这些天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将红包放好,黎星辰回忆了一下。
  在姜常安的剧组确实非常舒服,没有撕逼,无论是演员还是演员的助理或者是剧组的场务都很和善。
  更别说黎星辰年纪小脸好看,几乎被剧组当成了团宠来宠,体验能不好吗?
  “我今年应该就是《山河》了,但是我有个朋友最近手中有个本子,还差个男三号,你有兴趣吗?”见黎星辰不抗拒,姜常安立马就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好友前些天给他说到剧本里的这个男三号的时候,他脑海中第一个出现的人就是黎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