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分卷阅读37


  “男三号?”黎星辰沉吟,“片酬多少?”
  感不感兴趣什么的,难道不是看片酬决定吗?
  至于为什么不先问剧本?黎星辰表示,能被姜常安称作是朋友的导演,又怎么可能拍雷剧了?
  对于黎星辰的直白,姜常安有些失笑,但却又觉得黎星辰可爱,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至少黎星辰的爱财表现地大方而且不贪。
  “我这个朋友要拍的是电视剧,片酬不会比苏子安低,但可能会比圈内的明星低一些,大概三五百万左右吧。”还好姜常安知道黎星辰的性子,已经问过了这个问题,“就是这个角色是个反派。”
  在圈子里这么多年,姜常安接触过不少有着自己坚持的明星,什么不演渣男啊,不演反派啊,不演小三啊,还有不演圣母之类的,所以决定先给黎星辰说清楚。
  “什么时候开机?大概需要多久?”钱不钱的无所谓,黎星辰表示,他就是喜欢反派人物。
  “男三号的戏份大概需要半个多月,大概寒假的时候开机,不耽误你学习。”姜常安说到最后半句话时,语气中带上了一丝笑意。
  不用问也知道,这是想到了他一开始找上找黎星辰时,他的那句“耽误学习”。
  “寒假的话我没问题。”黎星辰在心中盘算了一下,表示他可以。
  “还有一个问题,”得到肯定的回答,姜常安才想到一个非常关键的地方,“我只能给你做推荐,试镜还是需要你自己去。”
  说到后面,姜常安有些不好意思。
  这连片酬都谈了,最后给人说要自己去试镜,这不是糊弄人吗?也是他一开始不确定黎星辰的态度,把这件事给忘记。
  “没问题。”黎星辰倒不觉的过分,要是姜常安说一句就能把他安排进剧组,这才值得人怀疑。
  “那我回头把剧本和试镜的时间地点发给你,”姜常安说完还不忘给黎星辰吃下一颗定心丸,“你放心,依照你的演技,回去看看剧本,试镜不在话下。”
  “谢谢姜导,”黎星辰也知道姜常安的想法,“我尽力,要是没试上也没关系,可以在家好好学习。”
  不得不说,黎星辰这话让姜常安松了一口气,娱乐圈中最怕的就是升米恩斗米仇,说完试镜,姜常安又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你要不等到明天,和剧组一起吃过杀青饭后再走?”
  “剧组明天就杀青?”黎星辰有些意外,这么快?
  “如果没有苏子安的话,我们或许前两天就杀青了。”这个时候季非池从另外一边走了过来,语气中满是笑意。
  而后黎星辰便从姜常安的话中知道了前因后果:
  苏子安的演员迟迟确定不下来,姜常安也不能因为一个配角迟迟不开机,无论是演员的档期还是剧组的预算都耗不起。
  最后只能做两手打算,将关于苏子安的全部戏份给预留到最后,拍戏的同时寻找合适的演员,若是能找到自然最好,若是不能找到,那就只能修改剧本。
  也是因为看拍摄接近尾声,姜常安才会那么着急,最后给黎星辰开出相较于他的咖位来说,三十万片酬的天价。
  在原本就只剩下苏子安的镜头的情况下,剧组和黎星辰的进度自然极为相似。
  “杀青宴耽误……”但国师大人不喜应酬,张口便打算拒绝。
  “可别说什么耽误学习,明天可是周日,”不等黎星辰说完,姜常安就知道黎星辰想说什么,连忙打断,“况且明天资方也会派人来。”
  从刚刚黎星辰答应去试镜的情况来看,他至少对娱乐圈并不像最开始那样抗拒,或许以后碰上高片酬的角色,黎星辰也会答应出演,既然要留在娱乐圈,多认识几个投资方自然是好的。
  “这部戏投资方……是盛世?”黎星辰原本的确打算拒绝,但突然想到上次不知道听谁说过,这部电影的投资商是盛世。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小叔叔也是盛世的人?
  “没错,盛世是我们唯一的投资方。”说到这点姜常安的心情就很好,他拍电影就喜欢盛世这样的资方。
  给钱多话还少,既不插手也不塞人,甚至不问过程,有些时候还会追加投资,可谓是让人非常舒服,就是喜欢看结果,所以一般对自己没有自信的导演都不敢轻易接盛世的投资。
  “那就明天一起吧。”得到肯定的答案,黎星辰这次就答应的异常爽快。
  同时黎星辰在心中盘算着,小叔叔肯定是不会来的,但是接近十个亿的投资总不可能随便派个人来,至少是盛世的中层,做到中层的位置,对小叔叔应该也有些了解了吧?
  他要怎么向盛世的人套话呢?比如问问小叔叔平时没事喜欢做什么啊,除了公司还喜欢去什么地方之类的问题。
  “到时候我让周白去叫你,今晚你还是住前些天的房间吧,刚好还没退。”姜常安给黎星辰交代完,便挥了挥手示意黎星辰可以离开了,而他则是叫上了季非池回去补拍几个镜头。
  姜常安去补拍镜头,黎星辰也准备回房间,谁知刚走到剧组大门,就被人给拦了下来。
  “星辰弟弟。”经过这几天,剧组中黎星辰的粉丝不少,但是敢这样直接将黎星辰拦下来的,也就只有这部剧的女主角余思慕了。
  “余前辈?”黎星辰对余思慕的举动有些意外,语气中难免带了一些疑惑。
  这些天黎星辰和余思慕虽然有两场对手戏,但下戏之后并没有什么交流。
  黎星辰是因为习惯使然,南原国同华夏历史上的大多数国家一样注重男女大防,国师大人自然不会在私底下与女性接触。
  而余思慕则是因为尴尬,毕竟在看到黎星辰的第一眼,她就有些动心,还想着要不要和星辰弟弟更加深入地交流感情,但还没等她行动起来,就发现黎星辰还未成年,怎一个尴尬了得?
  至于现在?
  星辰弟弟都要走了,此时不抓紧机会更待何时?
  “没什么,就是看你今天杀青了,才想到我们这几天都没交换一个联系方式什么的,你看我们是不是加个微信什么的?”不得不说余思慕不愧是影后,此时脸上的表情自然地不行。
  本着男女授受不亲的原则,黎星辰原本打算拒绝,但是在看到余思慕面相上的变化时,突然改变了主意:
  “好啊!”
  “以后我要是遇到了合适的剧本,就推荐给你。”余思慕一边扫着黎星辰的二维码,一边笑眯眯的说着。
  而站在余思慕身后,深知她什么德行的助理则是抚了抚额头:
  杨姐,也就是余思慕的经纪人走之前还专门交代过她,要看好余思慕,特别是注意让她不要勾搭剧组里好看的男演员。
  原本她以为黎星辰未成年就安全了,谁知道余姐居然在这等着呢?
  “介绍剧本就不必了,”将手机收起来,黎星辰笑眯眯地看着余思慕,“不过余前辈要是遇到没办法解决的麻烦,倒是可以找我帮你解决。”
  “什么意思?”原本因为拿到黎星辰联系方式而满心高兴的余思慕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
  就连余思慕身后的助理看着黎星辰的眼神也变得有些警惕,黎星辰说这话是知道了什么在表达威胁?还是警告?
  “我看余前辈的面相,最近恐怕有些不顺利吧?”像是没察觉两人的情绪变化,黎星辰语气平淡。
  “面相?星辰弟弟还会看相?”比起助理的警惕,余思慕倒不认为黎星辰别有目的。
  即使与黎星辰的交流不多,但她余思慕好歹也在娱乐圈中摸爬滚能打了近二十年,要是连一个人是好是坏都看不出来,那她也别混了。
  “倒是挺擅长。”黎星辰点头。
  这个回答就很有意思了,通过《山河》这几天的拍摄,剧组中的人都在说黎星辰很谦虚,大气磅礴的山水画叫“拙作”,轻易将武术指导掀翻的身手叫“嫌丑”,堪比演奏大家的琴技叫“略通一二”。
  若是按照这样的对比,黎星辰的这个“挺擅长”,莫不是已经登峰造极?
  “以后有机会再找弟弟算一算,不过现在就不必了。”虽然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