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土里挖文物-分卷阅读20

的中国是什么样子的?其实人生也是如此,我们一直在挖掘自己的内心,追问自己的诉求,用一生的实践搞清楚弄明白我要到哪里去,我该走那条路。再回过头来,一生的起伏经历就是答卷。褚云学长今天说,只要你肯走,路就会越来越宽。我觉得这句话有道理,却不是狭义的,不是说你选择了考古就要坚持考古,而是不论你朝哪儿去,只要你坚持了,你肯继续走下去了,那条你选择的路就会越来越宽。卡车司机也可以有一个导演梦,菲佣也可以成为摄影家。同理,学习考古专业的高材生既可以成为优秀的考古学家,也可能成为优秀的舞蹈家,企业家。谁在乎呢?只要你自己,自在,开心,愿意为之奋斗向前。”
  这才是她的想法,不从众的,最真实的最真诚的想法。


第13章
  写给孟婕的信,被一张张拍照,通过微信传了出去。
  其实,很多同学都不认识孟婕是谁,林晏晏听都没听过孟婕的名字,乔潇作为她们班的小喇叭,也只见过孟婕一面。
  但他们都不约而同自发地做了同一件事,向陌生的学姐发出了年轻的,赤诚的,毫无遮掩的善意。
  几个姑娘都围在了一起,终于在微弱的信号里把一张张信都发了出去。
  苏琪欢呼一声,“趁着有网,我要去马爸爸那里买一条漂亮的小裙子!”
  她开启了搜图购物模式,将收藏了一阵子的漂亮裙子图导了进去。
  3G的图标闪了好几圈,终于扫出来无数同款,苏琪在低价里搜了又搜,乐此不疲。
  林晏晏看得稀奇,“我还没这么买过衣服呢!”
  “嘿,新出的功能,超级棒!”
  孙梦也凑过来看,却是咦了一声,说:“琪琪啊,你怎么是128人群啊?”
  “你说啥?我163,你才128!”苏琪出离的愤怒了,厕所情不在,猛得推出林晏晏,“她估计也就160.”
  扎心了老铁!
  林晏晏不可置信地看着考古系的两位,“关我什么事?为什么要攻击我的身高?不是我吹,我穿上高跟鞋168!”
  乔潇在旁边笑,胳膊肘往内拐,指着苏琪的腿,“晏晏比你矮,但是晏晏腿比你长啊!”
  眼看就是一场大战,孙梦一脸的莫名其妙,看着他们三个,“我说的是128消费人群,网商有个大数据,简称128人群,实际就是低价消费人群。很多商家认为,这些低价消费人群,会投入更多的时间在讨价还价上,出现售后问题,退还返现的可能性很高,会无形增加商家的运营成本,因为,常常会拒绝这些人群消费。”
  说着,扭头问苏琪,“琪琪你是不是经常下单失败啊?”
  苏琪简直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有这种不友好的操作,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商城界面,捂着胸口,“_wo_cao不是系统错误么?”
  “啊,还真有这回事啊?”乔潇惊叹。
  “我还是个学生啊!我穷我不正常么我?我就应该抠抠搜搜的活着啊!我穷我才正常啊!苍天啊!这都会被看不起?”苏琪一阵哀嚎,“说好的莫欺少年穷呢?”说着,扭头就看向林晏晏,“林晏晏,你给我一颗糖让我平复一下。”
  林晏晏一脸懵,“难道你不是该努力提升自己,赚更多的钱,有更好的消费能力?”
  我的糖招谁惹谁了?
  “不管,拿糖来。”乔潇也伸出了手。
  孙梦也慢腾腾伸出手,“来吧,大白兔奶糖,你们上海特产。”
  林晏晏带来的大白兔奶糖,在三位女同学的瓜分下少了一半。
  她开始怀疑人生,才来了实习工地两个星期,她带来的小吃吃就都要弹尽粮绝了么?
  时间过得很快,采集之后,就是更进一步的钻探,待做完钻探工作后,通古斯巴西工地就可以开方了。
  在前期的勘察过程中,刘教头使用了很多新的科技考古技术,这样的技术,都还没写进《田野工作考古手册》。
  他们在刘教头的指挥下布设靶标,使用三维激光扫描仪,用刘淼的话来讲,真是飞一样的体验。
  传统考古通常多是通过摄影、摄像、手绘来记录挖掘现场,林晏晏他们以前在课堂上所学的也就是这些。
  使用三维扫描技术科技考古是考古学中新的课题,问了才知道,这也是褚云的研究方向之一。
  乔潇嘴瓢,问:“这是不是师以夷长技以制夷?”
  愣是把褚云出国读研的档次与逼格又提了一提。
  钻探是对遗址更深层的挖掘,就好像,做喉镜?
  在对工地进行仔细的测绘后,再用探铲隔距打探孔,从探孔中,铲出土。再通过深层的土色,了解遗存的具体情况。
  很多盗墓贼所谓的洛阳铲其实就是这个玩意,这也是盗墓贼能够发现墓葬的秘密。
  泥土是有记忆的,不同年代的土层,颜色都是不同的。即使糅合在一起,也不能被化合,颜色仍旧是不一样的。
  所以考古学中有一个词叫“五花土”,五花土是发现墓葬的最明显的线索之一。自然土因为被开挖回填,二次翻搅,打乱了原有的层次和颜色/界限,变成了揉合多种土层的花土。
  千年万年,这些不同的多种土层的花土都不能被化合,保留着明显的层次和颜色差别。
  盗墓贼只要有耐心去查文献,查地方志,圈定墓葬范围。舍得下力气去挖,只要挖出五花土,那是一挖一个准,犯罪坐牢不是梦。
  探铲一铲子下去就很深了,如果土壤深处有遗存,难免就会伤害到地下的文物。
  所以钻探这天,两位老师和两位学长,几乎是手把手地带着每位同学进行钻探动作。
  刘淼十分紧张,一直在流汗,褚云看他一直放松不下来,索性拍拍他的肩示意,“你先休息,站在旁边学。”
  说着就走到林晏晏旁边,对着一脸悠哉,正在哼歌的小姑娘说:“你先来吧。”
  林晏晏正在哼刘教头新教的考古队队歌,“脚踏风霜雪雨,头顶日月星辰,群山大漠有我们的身影,高原小径留我们的脚印。小小探铲轻叩着五千年的东方文明,浩浩胸襟连接着一个个华夏雄浑,肩负着国家的嘱托,我们是执着的考古队员。”
  前面几句,愣是像地质侦探专家。
  后面几句终于唱清楚了,我们拿着铲,我们是考古滴。
  这首歌可谓魔音穿脑,但是刘教头很喜欢,刘教头说了,谁先学会,谁就能放假去镇上玩!
  林晏晏仗着记性好,听过一遍就记住了歌词,她很激动,甭管土不土,放假去镇上透气才是正经。
  苏琪不堪其扰,褚云也是一言难尽,于是对她先下了手。
  林晏晏好不容易找全调,唱得正起劲。忽然被打断,十分的不开心,扭头就瞪刘淼:“你怎么这么怂?”
  刘淼不甘示弱,“你怎么这么吵?”一脸的不服气,“探铲